2008年8月的文章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2008年8月31日 | 分类:感悟转载 | 3 条评论 » | 阅读:722次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魔兽主题曲——A NEW DAY HAS COME

2008年8月31日 | 分类:龙哥随笔 | 没有评论 » | 阅读:579次
接触魔兽已经有三年之久,而真正接触dota(DotA_Allstars)是前年还在大学时候,其地图的娱乐性很强,特别是里面游戏性很强的操作和团队意识。还记得但是大学宿舍里经常打游戏的时候大骂“fuck”,于是我游戏里就起名叫“100%发可”,这个名字我一直沿用至今。目前为止加入了四个DotA_Allstars群,在群里他们都叫我“100%”或者“发哥”

夏秋吃水果的讲究

2008年8月30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1 条评论 » | 阅读:737次
夏秋之交正是水果最丰富的时节,水晶梨、哈密瓜、柿子、葡萄、柚子……琳琅满目的应节鲜果不但色泽亮丽,而且营养丰富、味道鲜美,令人吃得胃口大开,身心舒畅。但也有不少人贪多吃坏了肚子,甚至吃出病来,正所谓“疗也秋果,病也秋果”。对此,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林丽珠教授提醒说,秋天的应节水果要吃出健康,必须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有针对性地选食才有益。而把握吃水果的“

北京奥运最感言的一句话

2008年8月29日 | 分类:世间百态 | 没有评论 » | 阅读:558次
伊拉克这个多难的国家,在奥运会开幕不到十天才得到参赛资格,他们甚至连队服都没有。 皮划艇上,其他国家的选手都穿着合适的队服,而伊拉克的选手海德尔R26;诺扎德与侯赛因R26;杰布尔连比赛服都没有,只能穿着T恤,衣服都起球了,但他们仍然在顽强的比赛。然而,这对选手仍然认为自己是最幸运的。“能来参加奥运会我们感到太高兴、太棒了,这对伊拉克人民来说很重要。&rd

男人的焦虑来自十个方面

2008年8月28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692次
在大多数人心目中,男人是强者的代名词。然而,这些铁打的“硬汉”却常常被社会压力和家庭责任搞得疲惫不堪。日前,美国《男性健康》杂志对其全球男性读者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男人们内心的焦虑普遍来自十个方面。除了“衰老”、“工作枯燥”、“压力”,“啤酒肚”、“早衰”也让他们苦恼。看来,爱美的男性不在少数。那么,造成这些困扰的深层次原因到底是什么?究竟采取哪些对策,这些烦恼

2008北京奥运中国冠军录

2008年8月24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58次
? 张小平 ? 邹市明 ? 马琳 ? 孟关良/ 杨文军 ? 李小鹏 ? 乒乓球男团 ? 何雯娜 ? 何可欣 ? 女子四 人双桨 ? 邱健 ? 张宁 ? 杜婧 /于洋 ? 刘子歌 ? 刘春红 ? 王峰/秦

2008北京奥运中国奖牌榜

2008年8月24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63次
金牌 51 银牌 21 铜牌 28 奖牌总数 100 每日奖牌明细   08月24日 金牌:2 银牌:2 铜牌:1 奖牌总数:5     运动员/运动队 项目 成绩 金牌 张小平 拳击男子轻重量级(81公斤级) 11:7 金牌 邹市明 拳击男子轻蝇量级(48公斤级) 1 银牌 中国队 艺术体操集体全能 35.225分 银牌 张志磊 拳击男子超重量级(91公斤级以上) 2

公司、客户经理和客户的关系

2008年8月23日 | 分类:龙哥感触 | 没有评论 » | 阅读:540次
公司一直对我们说:衣食客户,但是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真的衣食客户吗?公司、客户经理和客户是否存在一个更具体的说法呢? 我觉得这三个角色存在一个相互关联的三角关系: 1、客户经理衣食于公司和客户。公司给了客户经理一个展示的平台,就像一个臣子依附于一国之君那样,没有公司的后台,无论你如何有才,本事如何的大,但还是脱不了公司而独立地存在,就像宰相脱节了朝廷,

空琴

2008年8月21日 | 分类:龙哥原创 | 没有评论 » | 阅读:564次
在中山步行街逛器乐商店,忽然看见墙角之处有几抱琵琶,傻傻地站在面前,回味着林海的琵琶语,却有几分感怀。如今少女,除了追时尚和打扮,谁人又能再次弹奏那扣人心弦的曲子呢?心想:假如能寻到一琵琶女,真的愿意夜夜静听一弹幽曲入眠! 玉手长恨空琴冷 四弦无声纤指痕 犹坐窃听琵琶语 (更多…)

闻笛

2008年8月20日 | 分类:龙哥随笔 | 1 条评论 » | 阅读:587次
笛声悠悠,已经几多年没有听闻了。还记得小时候,每当家里人吃完饭后,在我入睡之前,父亲总是喜欢坐在床头拿起他那把老师送给他的长笛,吹起他熟悉的曲子,我便在他的笛声之中入梦了。到了童年,在县城做生意很久才回家的父亲,还是那样坐在床头,吹着那把笛子,这个时候,他不再是为了我的安眠,只是在温馨一个家庭生活的情调。后来,笛声消失了,那年我十一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