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的文章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2006年10月31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1 条评论 » | 阅读:597次
绿水青山皆未老,与之相约风与雪。 绿水恬静,温柔一潭,自由自在,无忧无虑。透视澄澈的水中,水草婀娜多姿,翩翩起舞,岸上的柳树垂下纤柔的枝条,试图接近水面,倒映在水中。 水中一片绿油油,泛着青春的颜色,娇嫩鲜艳。 一会儿,风儿来了,笑着掠水而过。就像每次他的到来一样,微微荡起一片涟漪,水纹缓缓向四周散去,一层一层再散去,渐开渐淡。 水呢,无语凝噎。 不知不觉

才懂得初恋

2006年10月30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2 条评论 » | 阅读:816次
更多。。。。。。 才懂得初恋,原来是这般短暂的梦幻,等到过了初恋才懂得初恋。 才懂得初恋是不知滋味的凄楚与感受。连相思的时候也是这样! 才懂得初恋,原来是这般美丽的错误,等到过了初恋才懂得初恋。 才懂得初恋,是不知滋味的寻觅与彷徨,连相知的时候也是这样。 才懂得初恋,初恋是嘴角羞涩的嗫嚅,是不知究竟,也没有目的的期待与迷惘。

10月26日秋雨时分 文化是唯一能制服的缺陷?

2006年10月30日 | 分类:秋雨时分 | 没有评论 » | 阅读:627次
如果说,某种行为埋藏着人类原始的人格缺陷,那么,唯一能制服的只能是文化。那就要设法让一批有良知的文化人生存下来,力争长寿,又要不断地劝他们不要着急。 [wmv]mms://vod.phoenixtv.com/2006%2ffree%2froxvideo%2f2006%2f10%2f26%2f0935c9b7-2e97-4e13-9cbb-9a3ce797b933.wmv[/wmv]

冯小刚拍摄《夜宴》真相大揭密–丛松编辑

2006年10月30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607次
[swf]http://www.tudou.com/v/zha-BYQlUno[/swf]

全面清除计算机病毒

2006年10月30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61次
网络时代,病毒已经无所不在。在层出不穷、变化多端的病毒袭击下,中招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了。那么中招以后我们改如何处理(当然必须处理,否则计算机没法替你工作)?是格式化系统然后重装windows,还是请人帮忙……。因为职业关系,我不得不与这些让人讨厌的东西战斗着,逐步地积累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供大家参考。   一、中毒的一些表现   我们怎样知道电脑中病毒了呢?其实电

徐志摩之死

2006年10月27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470次
婚姻的苦果 更多内容 1926年10月,徐志摩和陆小曼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婚后,两人也的确过了几个月神仙般的生活。徐志摩拥有了陆小曼,拥有了陆小曼的爱,按他们的说法,成了精神上的大富翁,他似乎是幸福极了。在《眉轩琐语》那一束日记里,徐志摩曾说,得到了陆小曼,是他从苦恼的人生中挣出了头,比做一品官,发百万财

徐志摩的爱情故事

2006年10月27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439次
徐志摩是中国现代诗坛上屈指可数的大诗人之一,20年代末到30年代盛极一时的“新月派”主将。他的诗,风格欧化,流动着内在的韵律和节奏,情感真挚充沛,有《再别康桥》等许多名篇传世。徐志摩留学英美,交游广阔:胡适、梁启超、郁达夫、沈从文、罗素、狄更生、泰戈尔、曼殊斐儿……无一不是社会名流兼文化名人。长辈与他亦师亦友,同辈与他亲密无间。熟识

林徽因与徐志摩

2006年10月27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16次
在近现代文学史上,“林徽因”这三个字似乎因“徐志摩”这三个字而存在,而响亮。我是因为读徐志摩而认识林徽因,然后再因林徽因而认识梁思成的,相信很大部分读者也跟我一样。这样说来,梁思成的头上也就笼罩着某种悲剧色彩,让我产生些许同情。(事实上,作为梁启超的大公子,梁思成是1949年后中国建筑学的奠基人,当代最著名的建筑系——清华大

和陈鲁豫对谈如禅宗机锋

2006年10月27日 | 分类:其他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435次
http://blog.sina.com.cn/u/46e94efe0100061b 《陈鲁豫·心相约》序 余秋雨   1   让鲁豫写一本书,我是鼓励者之一。   我是直到“千禧之旅”出发前在香港才认识她的。再见面已在耶路撒冷,她来接上一段的主持人许戈辉。   据说,鲁豫评价戈辉是一枝永远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到了九十岁,啪嗒,掉地上了,还没有放。听这话,鲁豫似乎有一种好汉之气、长者之风。但以我观察,戈

关于“构思过度”

2006年10月27日 | 分类:感悟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12次
http://blog.sina.com.cn/u/46e94efe010000an 最近有很多朋友看到韩剧在中国的大成功,对比我国电视剧的差距,突然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我二十年前在学术专著《艺术创造化》和《观众心理学》上一再警告过的“构思过度”的毛病。这使我很高兴。 韩剧的构思,以简单明了取胜,即使篇幅很长、节奏很慢、波澜很多,在情节结构上还是简单明了的。相比之下,我们确实“构思过度”了。 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