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汀行——革命星火

龙哥
1123
文章
32
评论
2009年6月12日14:02:56 评论 90 982字阅读3分16秒

走过汀江,江边城墙仍然很牢固。沿着江岸,用手放在城墙之上跟随脚步徜徉,在被岁月老出了苔藓的砖块间起伏着,也在想着这座城墙历经的沧桑。我转头问同学这条汀江最后流到哪里(从哪里入海),很遗憾也很诧异地他居然不知道,最后网络上搜索才知道,汀江发源于武夷山南段东南一侧的宁化县治平乡境内木马山北坡,流经长汀、武平、上杭、永定4县,在永定县峰市镇出境进入广东省,至大埔县三河坝与梅江汇合后称韩江。他只是听老一辈说以前汀江可以泛舟到上杭,但是现在不行了。我望着汀江河,似乎回到了清江河,那轰隆隆的机船声音也在脑海里想起来了。
????? 福建苏维埃政府处在长汀一中的右边,望着这个名字,也略知道了革命时期长汀在福建的地位和作用。走入大门,一条宽敞的大道直通会场,会场上悬挂着红呼呼的五角星。站在会场前面,看着讲台上的桌子,再加上后面已经褪色了的毛笔字“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毛主席当年具有号召力的呼声在耳边想起来,当年,就是他坐镇汀州的这张桌子旁边攻打漳州城的。再走入右边,就是当年国名党囚禁瞿秋白的房间,一张简陋的床,一张桌子,一盏煤油灯,但是这些依旧囚禁不了先驱们的,因为他们的号响已经在汀江河奏响,等待的将是熊烈的革命之火,燃烧那个被蹂躏的万里江山、九州大地!
????? 一中到了,也迫不及待地去看当年瞿秋白喝断头酒的亭子——秋白亭,可惜亭子上休息乘凉的人很多,也不敢太投入地寻觅当年的就义情形,但是书生身份的先驱者——瞿秋白,能毅然地喝下断头酒,那是一种怎样的革命铁心,如何的慷慨伟大!
????? 罗汉岭,瞿秋白就义的地方。远远望去,纪念碑高高耸立,屹立于罗汉岭上,望着汀江河的方向,日夜地奏响着革命之歌。站在纪念碑前,昂首仰望,带着深深的敬意,行了一个礼,一个憋住深深呼吸的礼。借着夕阳,转身环看纪念碑前,远山依稀,袅烟淡淡。但是似乎觉得少了什么,在这样的英雄就义之地,少了什么呢?少了在微风里飘扬的国旗,少了用先驱们鲜血换来今天和平的国旗,少了可以让他们欣然瞑目的国旗,少了能让这罗汉岭更加庄严的国旗。我转身问了同学怎么没有国旗,理应在前面的草坪上立一杆高高的国旗,这样更能体现万民对他的尊敬,我同学说以前似乎有,这个似乎也很让我失望,也似乎让我对他这个导游略失望了起来。
????? 夜幕渐来,街灯渐亮,我也顾不得欣赏汀州城的夜色,带着有点不满的心情坐上了回他家的车子。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