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大学闽侯新校区有男生爬上楼顶偷看女生洗澡

福建师范大学闽侯新校区有男生爬上楼顶偷看女生洗澡
{转自百度贴吧} 请每一位有公德心的朋友支持和帮助受扰的女生们。 06年 7月10号与7月25号晚福建师范大学闽侯新校区发现有男生“冒着生命危险”爬上楼顶偷看女生洗澡。 今年师大的暑假有点特别,为了更好地配合全国高师运动会的开展工作,女学生们服从学校和物业的安排从原来的女生楼A2、A4、A6、A13等搬到原
2006年9月3日 2 条评论 1,011次

卓文君给司马相如的书信

卓文君给司马相如的书信
凤求凰 司马相如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私奔后,历经艰难,终成眷
2006年9月3日 没有评论 698次

诗,谁在告别谁

诗,谁在告别谁
有人说,现实利欲原则的滚滚大潮,第一淘汰的对象就是诗人。可是被淘汰的能称得上是诗人吗?诗人本来就是一批漫游者,奔跑者,登山者,他们总试图抵达人迹罕见的心灵高地,他们不断攀缘的是精神的海拔。因此,他们在漫游,在奔跑,在攀缘。可是他们为什么仍然很寂寞呢?有的人成了如波得来尔所说的城市街头的“拾垃圾
2006年9月3日 2 条评论 901次

谁是谁的痛?

谁是谁的痛?
或许应该一切随风随梦/ 或许应该一切如风如梦/ 或许应该一切来风似梦/ 或许应该一切的一切一场佳戏弄人 或许,没有或许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对和错/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真和假/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喜和痛 喜和痛 总在一线之间相互遥远 在遥远 似风总拉不住云的手/ 似岸总对不上海的吻/ 似水总挽不了山的腰/ 似晴总看不懂鸿的泪 于
2006年9月3日 1 条评论 841次

开学前8千人补考 武汉理工耗50万整顿学风(图)

开学前8千人补考 武汉理工耗50万整顿学风(图)
【来源:新华网】 “你上学期‘挂科’了吗?”这句话,在武汉理工大学,已成为不少学生见面时的问候语。“挂科”,是考试不及格的通俗说法。8月26日至30日,武汉理工大开始组织上学期“挂科”的学生补考,补考人次多达8466人次,首日参加补考人数近2000人。 这些补考生都是该校原来大一至大三年级(即今秋的大二至大四年级)的学生
2006年8月31日 1 条评论 719次

七月七日

七月七日
掬一泓清泉 相思就成了泪水流进心里 我站在桥头看你昨天的笑颜 天空有鸟飞过的痕迹 那么在无风的葡萄架下 能否听到爱情的耳语 夜色如水水如天 而你又像什么 模糊不清却又似曾相识 喝过酒的思绪不见的整齐 而心事却出其的清晰 我甚至能数的清我们之间的距离 在桥的那一头 你笑一笑飘然而逝 就如晚风不着一丝痕迹 还是没有你
2006年8月30日 没有评论 675次

七月七日

七月七日
七月七日,喜悦的花枝滑落人间 拨开山间憧憧的雾 几颗种子 已生长成一片寂寥的愿景 我纯真的姐姐,我明眸皓齿的哥哥 一年一度 凝望的距离化为咫尺 那些天上的宫阙,抵不过一缕相思 几声鸟鸣 便唤开落霞,与偕老的夙望 相聚即是别离 顾盼,一方小小的祈愿也因此 清冷生辉,没人知道夜色的长短,没人知道 有情之泪 是如何一步
2006年8月30日 没有评论 702次

泪如雨·悲风回

泪如雨·悲风回
1. 剑气萧寒泪如雨。 垓下战场。 四周静悄悄没有一丝声音,月亮和星星被天空的浓云遮掩的没有一丝亮光。在幽静的夜色里,那远山近树黑影婆娑。 大地被沉寂的黑暗团团包围。 空中弥漫的只有不绝如缕的忧思。 有风拂过,掀起军帐的幕帘。一点昏黄的灯光从缝隙中透露出来。营帐内,一个身材魁梧,满面须髯的人独自饮着酒。金盔
2006年8月30日 没有评论 702次

一梦千年

一梦千年
(一)夜魂飘渺,梦锁寂寥花。 听人说寂寥花是在夜间绽放,从没有看见过如此的情景。不知道那是否是一种孤寂的美丽。 白天不懂夜的妩媚。在那寂静的夜晚,听一首旋律荡人魂魄的歌,看一曲柔肠千回百转的霓裳舞。于是,梦就在夜的上空翩翩而至。 残月冷落,清辉树影。 在这深夜,尘封的记忆不经意间缕缕在心尖浮现,还有丝丝
2006年8月30日 没有评论 64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