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的文章

开学前8千人补考 武汉理工耗50万整顿学风(图)

2006年8月31日 | 分类:世间百态 | 1 条评论 » | 阅读:528次
【来源:新华网】 “你上学期‘挂科’了吗?”这句话,在武汉理工大学,已成为不少学生见面时的问候语。“挂科”,是考试不及格的通俗说法。8月26日至30日,武汉理工大开始组织上学期“挂科”的学生补考,补考人次多达8466人次,首日参加补考人数近2000人。 这些补考生都是该校原来大一至大三年级(即今秋的大二至大四年级)的学生,而这三个年级的全日制普通本科在校生总人数约为2.7万人

七月七日

2006年8月30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30次
掬一泓清泉 相思就成了泪水流进心里 我站在桥头看你昨天的笑颜 天空有鸟飞过的痕迹 那么在无风的葡萄架下 能否听到爱情的耳语 夜色如水水如天 而你又像什么 模糊不清却又似曾相识 喝过酒的思绪不见的整齐 而心事却出其的清晰 我甚至能数的清我们之间的距离 在桥的那一头 你笑一笑飘然而逝 就如晚风不着一丝痕迹 还是没有你 原来 这个夏天的确没有奇迹 ==

七月七日

2006年8月30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67次
七月七日,喜悦的花枝滑落人间 拨开山间憧憧的雾 几颗种子 已生长成一片寂寥的愿景 我纯真的姐姐,我明眸皓齿的哥哥 一年一度 凝望的距离化为咫尺 那些天上的宫阙,抵不过一缕相思 几声鸟鸣 便唤开落霞,与偕老的夙望 相聚即是别离 顾盼,一方小小的祈愿也因此 清冷生辉,没人知道夜色的长短,没人知道 有情之泪 是如何一步步苦过 无情之水 我纯真的姐姐 我明眸皓齿的哥哥,想问你

泪如雨·悲风回

2006年8月30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67次
1. 剑气萧寒泪如雨。 垓下战场。 四周静悄悄没有一丝声音,月亮和星星被天空的浓云遮掩的没有一丝亮光。在幽静的夜色里,那远山近树黑影婆娑。 大地被沉寂的黑暗团团包围。 空中弥漫的只有不绝如缕的忧思。 有风拂过,掀起军帐的幕帘。一点昏黄的灯光从缝隙中透露出来。营帐内,一个身材魁梧,满面须髯的人独自饮着酒。金盔铁甲的披挂衬托出雄风赳赳,只是颓丧的精神里有一些苍凉

一梦千年

2006年8月30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506次
(一)夜魂飘渺,梦锁寂寥花。 听人说寂寥花是在夜间绽放,从没有看见过如此的情景。不知道那是否是一种孤寂的美丽。 白天不懂夜的妩媚。在那寂静的夜晚,听一首旋律荡人魂魄的歌,看一曲柔肠千回百转的霓裳舞。于是,梦就在夜的上空翩翩而至。 残月冷落,清辉树影。 在这深夜,尘封的记忆不经意间缕缕在心尖浮现,还有丝丝的牵挂。轻系一份浅浅的情意。蓦然回首,只待他日,留与

野诗

2006年8月14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613次
念 奴 娇 感 君 秋霜意凉,思君时,回首往事堪唏嘘。隔窗遥望,雁翩翩,夕阳鸿影明灭。 绾同心结,锦书难寄,且一笑澹然。暮天空远,弦音声里愁绝。 薄雾迷离,水云宽。冷红飞舞入朱栏。萦梦不言,断未断,愁绪解怯新寒。 经年残梦,背灯偷审,可怜腰枝瘦。此心不甘,绵绵意转眼空。 = 念 奴 娇 寄 情 西窗雨骤,梦无处,独倚清秋衣凉透。息若幽兰,偏偏见,漫暮云冷水寒。 (更多

雨中

2006年8月14日 | 分类:龙哥原创 | 没有评论 » | 阅读:547次
白的,黑的 花的,彩的 伞与伞握手 人却比人孤独 风雨中只身的背影 撑着一空被囚禁的干燥 在艰难地前行 而后退了整个世界

一枚硬币的旅程

2006年8月14日 | 分类:龙哥原创 | 没有评论 » | 阅读:560次
这一站牌是谁的开始与结束? 长街犹如人生般漫长 十字的岔口 是致命的邂逅还只是匆匆的过往 就一枚硬币的旅程 谁的人生却已几度跌荡 再回首 能挽留几多的哀愁? 下一站的等候 会不会又是为你迟到的深秋 晚点的车啊 还是把她带走 我已经习惯了夜里孤独的自由

如果我死去

2006年8月14日 | 分类:龙哥原创 | 没有评论 » | 阅读:589次
如果我死去 由时间去埋葬我的思恋 这纷纷绕绕的纠缠 也该释放出呼吸的天空了吧 就算折翅的飞鸟 飞翔永远是它生命的主题 如果我死去 唉泣的声音该由谁来扮演 嘶哑的不止是眼泪的涛声 我紧闭的瞳哞中佳影渐散 牙根里再也倾不出肺腑之言 听,我只闻见远天的招呼声 如果我死去 就留孤独的世界给你喧嚣 我会带走寂寞的承诺 笑笑相拥的烟云 画一弯七彩之虹 奔向极乐或极苦之极

断桥

2006年8月14日 | 分类:龙哥原创 | 没有评论 » | 阅读:633次
秋天的眼里只有落叶 孤枝只剩残香 是蜻蜓让雨荷流泪? 是晚风抱不紧夕阳? 还是柳絮不懂风徐! 应是西湖春意 怎成断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