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如雨·悲风回

龙哥
1123
文章
32
评论
2006年8月30日15:06:00 评论 80 5138字阅读17分7秒

1. 剑气萧寒泪如雨。

垓下战场。

四周静悄悄没有一丝声音,月亮和星星被天空的浓云遮掩的没有一丝亮光。在幽静的夜色里,那远山近树黑影婆娑。

大地被沉寂的黑暗团团包围。

空中弥漫的只有不绝如缕的忧思。

有风拂过,掀起军帐的幕帘。一点昏黄的灯光从缝隙中透露出来。营帐内,一个身材魁梧,满面须髯的人独自饮着酒。金盔铁甲的披挂衬托出雄风赳赳,只是颓丧的精神里有一些苍凉。

也许是寒意太浓,一直在不声不响喝着闷酒的他起身走到帐外,站在一个小沙堆上。眺望着夜色沉沉下的山河大地,长叹一声。

早知今日,当初不该不听亚父的谏言,在鸿门就该把刘邦小儿斩杀。想当年,我西楚霸王何等威风凛凛,四路诸侯臣服于我。看现在被韩信小儿围困此地。项羽的心头涌出一股深深的悲哀。

浓云渐渐散去,月亮偷偷露出半个脸,四周的暮色变淡了不少。项羽抬头看那天际,星星在天空冷冷生辉。

帐幕林立,项羽看着层层叠叠的帐篷。心疼那紧紧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江东子弟,楚地儿女,在这冬夜饥寒交迫。连日作战的疲倦让他们已经丧失警觉性了。这时,或许都沉沉入睡了吧。

项羽于是踏步走过去,掀开一个个帐幕,看着每个沉睡沾满尘灰的脸。轻轻地不愿意惊扰他们。哨兵倚靠在帐篷避风的一面,缩头缩脚的蜷曲成一团。项羽心疼的解下披风轻轻盖在哨兵的身上。

“大王!”哨兵被惊醒了,看着项羽叫唤一声,眼光里有一股恐惧。

项羽摆摆手,一言不发。转身向自己的帐篷走去。

“置酒!”项羽跨进帐篷,叫唤一声。

端着侍从奉上的一杯酒,项羽的目光呆滞,酒入喉,没有菜肴相伴,苦涩的滋味。被汉军围困多时,军中几乎断粮。项羽想着这些,从不知道泪是什么滋味的他,竟然泪如雨般落下。

田园将芜胡不归,

千里从军为了谁?

……

一缕歌声飘了过来,项羽侧耳倾听,多么熟悉的歌声。在歌声中,项羽的眼前出现了楚地的山山水水,家乡的父老亲人。

声声楚歌让项羽坐卧不宁。歌声时缓时急,时扬时抑,哀惋悲切,乡思浓浓。歌声越来越大。像是千万人同唱。

项羽心头被歌声弄的烦躁不堪,掀起帐幕朝外一看。项羽惊呆了,只见他的军士都站在旷地上,面对着汉军营盘,有的静听,有的同唱。月光下全是黑压压的人群。项羽终于明白了歌声是从汉军那边传过来的。

项羽猛吼一声:“大家回去,养好精神,准备明天决一死战!”

所有的军士都回过头来,默不出声,但都没有动弹。

“大王,我们都想家啊!”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那声音悲悲戚戚,撕裂肝肠。

一声呼喊勾起无限乡愁。楚军将士猛地放声痛哭,哭声响彻了苍茫天地。将士的眼前刹那间是久违了家乡的青山绿水,沃野嘉禾。那江中渔舟,楚地姑娘的轻歌曼舞。楚都的风光,生长的土地。时时刻刻萦绕在心头的思念,有家难归的孤独。此刻,全被这歌声,喊声勾起。

项羽凝望着一张张年轻的脸,看着放声痛哭的将士,喉头哽咽着,心头掠过一阵阵的悲凉。汉军中怎么有那么多的楚人呢?他时常担心多年用血战换来的土地丧失殆尽,那样他将有家难归,前功尽弃。自打彭城陷落后,被汉军一路追赶。于今,在垓下被韩信的千军万马重重围困。难道家乡也失落了吗?想到这,项羽不由地心慌意乱。他的事业,他的追求,他的成功可都是紧紧联结着家乡的热土。他忘不了祖祖辈辈为之献身的楚国,他的体内流动着的都是楚人的热血啊。

项羽不再喝斥将士,他能理解将士们的心情。放下了帐帘,项羽默默转过身去。那一瞬间的身影仿佛苍老了很多。

这时,天宇有一颗流星闪耀着缤纷的绚丽向楚军帐篷的中央坠落。

2.美人泣血犹歌舞

项羽坐下后抬手斟满一杯酒,仰头和着泪水喝下。一口气喝完了三大杯。

项羽正要喝下斟满的第四杯酒,一只柔软的手阻止了他。项羽抬头一看,是虞姬。一身素雅的裙襦。梳着齐整的发髻上仅有一只玉凤凰饰物。

“爱姬!怎不去睡觉?”项羽疼爱的看着虞姬。

“大王!夜很深了,当心着凉,歇息吧。” 虞姬的双眉紧锁,明澈的双眸深深隐藏着一股难言的悲哀。

项羽凝视着虞姬白净的脸颊,心中不禁一动。他知道,虞姬在为他担心,为楚军的命运担心。

外面汉军的歌声此起彼伏,依然在楚军的营盘上空回荡。

虞姬被楚歌扰得心神不宁。自从嫁给项羽后,常相伴在项羽左右,东征西战,马上鞍前,军中幕后,形影不离。

项羽是一个刚毅猛烈的武夫,也是一个豪迈粗放的汉子。但对虞姬却是心细如发,疼爱有加,柔情似水。他对虞姬专心致志,从无二心。不像刘邦般贪图女色。多少年来,他把他的爱全给了虞姬一个人。

虞姬为此深深感动,把自己的一切和项羽紧紧联在一起,同喜同悲,共命运,共患难。在项羽的军旅生涯里,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

自从项羽被韩信大军迫得节节败退后,她就没有一天不为这种局势忧虑过。但在项羽面前,仍然极力掩饰着这种心情,强颜欢笑,为项羽轻歌曼舞,解除项羽征战的疲惫和郁闷的心情。

今夜,当汉军中传来楚腔楚韵的歌声时,她从梦里惊醒了。在后帐稍坐片刻,心里一直忐忑不安。

她有一种预感,不祥的征兆,一种生死离别的惊慌。

不加修饰,匆忙赶到前帐,看着项羽的神色。她的泪不由地滑落下来。

依偎在项羽的身旁,紧紧抱着这个让她倾心的男子。她为他此刻心疼,爱莫能助让她只能向上苍祈祷。

“大王,我们会分离吗?你会不顾我而去吗?” 虞姬仰脸轻问着。

项羽抚摸着虞姬有点苍白的脸,心里似一把剪刀绞着的痛。

“不会的,我们生在一起,死也会在一起。生生世世都不会分离!”项羽的喉头有点哽咽。但凝视虞姬的眼光却非常坚定。

虞姬展颜一笑,只是眼角有些许凄凉。

“大王,贱妾今生遇见你已是前世修得的福分。有你这句话心便足矣。” 虞姬的泪又顺着脸腮滑落下来,但那是幸福的泪,虞姬的心里荡漾着丝丝甜蜜。

外面的歌声依旧在连绵不绝,虞姬又问项羽:“大王!我们能冲出汉军的重重包围吗?”项羽有点英雄气短:“很难说,我们的兵力那么少。”

虞姬忧虑的说:“如果我们冲不出去,那不是要成为汉军的俘虏了吗?”

项羽重重哼了一声:“我的人头,你和乌骓马都是刘邦千金悬赏的。但他的心愿绝不会得逞。”

虞姬不觉泪如雨下,沉默不语。

项羽端起酒杯仰头一干而净。一拍而起,敞开喉咙高歌一曲: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项羽唱罢这支歌子,不觉倏然泪下。虞姬听着更是心如刀绞。

虞姬沉吟了一会,飘然起身对项羽道:“大王,今夜非同寻常,大王既然已经作歌一首,贱妾愿起舞相和,为大王助兴。”

项羽点点头。虞姬遂拔剑起舞,并唱道:

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项羽看着虞姬美若天仙般的舞蹈,在虞姬清脆的歌声中沉醉,回想着以前和虞姬在一起的日子,恍惚间不知所以。

虞姬舞罢,走近项羽,道:“大王,如今汉军围困数重,楚军危在旦夕。还望大王突出重围,重整河山。贱妾自从侍奉大王以来,备受大王恩爱,实不愿与大王分离。可如今,贱妾为了保一世清白,断大王的一丝挂念。只好先去了,保重啊!大王!”

虞姬深情地望了项羽一眼,泣不成声,随即挥剑自刎。

一抹殷红四散开来,宛若盛开的杜鹃。玉雕般的躯体倒在血泊里,虞姬安详的闭着双眼,静静地像睡着了一样。

外面的歌声已经停了。狂风却在肆虐。时间仿佛停滞了。

“虞姬——”突然,僵立的项羽撕心裂肺的大呼一声。猛地扑到虞姬的身上痛哭起来。他不相信他的虞姬就这样离开了他。虞姬妩媚婀娜的身影还在眼前晃动,温柔甜美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一遍又一遍呼唤着虞姬的名字。回应的却是寒风阵阵。豪气万丈,英雄无敌的西楚霸王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和孤独。

营帐外,传来一声马的嘶鸣,那是项羽的乌骓马悲痛欲绝的对月长啸。

在营帐外的将士们听见项羽的哭声,急忙赶了过来。进得营帐一看,大家愣住了,都失声痛哭起来。为虞姬之死深深惋惜,更为楚军的将来而悲痛。

这时候,月儿也渐渐向一朵浮云身后躲去,它的泪已化作了漫天的流星雨向每个角落坠去。

勾魂般的楚歌又响了起来,在这悲惨的黑夜,更显得无限凄凉。

3.英雄不为书剑奴

乌江江畔。

项羽像一尊铁塔般坐在乌骓马上,面对着站立一排衣甲不整的二十六个兵士道:“你们各自逃命吧。”

众兵士齐声回答:“我等愿追随大王出生入死。”

项羽望着众人,心头深深感到悲凉。想当初,在关中起事时,是八千江东子弟。他们和项羽一样有着楚人的性格:敢打敢冲,舍生忘死,坚毅果敢,无惧无畏。于今,却只剩下区区二十六名子弟。

项羽决心在这最后时刻展示他霸王的本色。他提高了声音说道:“好!今天我等就是战死在此地,也要斩杀汉军汉将。让江东的父老知道,天亡我非战之错!”

众兵士齐声高呼:“大王神威!”

项羽看着众人在这生死关头仍是不离不弃,斗志旺盛,不觉鼻子有些发酸。他跳下乌骓马。把马牵到江边。以手掬水,送至乌骓马的嘴边。心里却在说:“骓啊,骓啊,辛苦你了,多谢你了。” 乌骓马跟随项羽出生入死多年,似乎理解项羽的心思。吸饮了项羽手里的一捧水。然后将唇吻贴在项羽的手心,微微闭上了双眼。

项羽转过身面对乌江的对岸,江水不息的流动声,给了乌江富有韵律的生命感。江的那边就是他在梦中长期萦绕的家乡。如果他愿意,就可以渡过江去,重整旗鼓。但他堂堂的西楚霸王,曾经拥有五十万大军的统帅,就这么狼狈只身回到家乡,苟且偷生。岂不被江东的父老乡亲耻笑?

项羽正对着乌江沉思,岸边的树林掩映处驶出一叶轻舟。驾舟的是一位面目和善,长须斑白的老者。驶近以后,老者将小船靠好。来到项羽身边,双手一拱,对项羽道:“大王,小臣乃乌江亭长,在此处已等候大王多时,请大王速速登船,汉军的追兵就要赶过来了。”

项羽听之所言,感动万分,他对乌江亭长歉意的道:“你的好意我非常感激!于今落到这步田地,有你如此,我心已生暖。想我项羽当年率八千江东子弟西进,一路势如破竹。攻破秦都城咸阳。如今,却被刘邦小儿逼迫到此地步。八千子弟寥寥无几,若只有我一人生还。我将有何面目去对那江东父老。若父老爱我怜我,我又岂能无愧于心?”

乌江亭长极力相劝道:“大王,江东乃是大王起兵之地,地方虽小,足有百里;民众虽少,也不下数十万众。大王乘船过江,到江东休养生息,待他日重整旗鼓,再振军威,仍不失为一方霸王,请大王万勿迟疑!”

众兵士听着皆随声附和,连连催促项羽登船。

项羽摆摆手,对老者一拱手道:“你不要再劝了,我心已决!我知道,你是一个可敬的长者。我没有什么好报答你的厚意。就以我的爱马相赠吧!此马是一匹良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跟随我多年,建立了不少功勋。我不愿意它落入汉军手里,更不愿意将之杀死。请你收留它,好好饲养。”

说到这里,项羽的声音有些发颤。他强忍泪水,走到乌骓马身边,疼爱的抚摸着马背。恋恋不舍凝视着乌骓马。为它理了理鬃毛,痛苦长叹一声道:“骓呀,骓呀,从此别矣!”

刚直的汉子,威风凛凛的西楚霸王在战场上可以置生死于度外。此刻,却在与爱马永诀之际,控制不住泪水如决堤般涌了出来。

就在项羽与乌骓马难分难舍之时。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是汉军的追兵到了。

项羽望着远处腾起的烟尘,急忙将缰绳交给乌江亭长,低声催促道:“快走吧。望善待它。”然后背过身去,直视汉军赶来的方向。

乌江亭长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道:“大王既然意决,下官也不强求了。请放心,我一定精心饲养此马。”

乌骓马此时仿佛明白了什么,两脚腾空,对着项羽悲鸣几声。极力摇动着黑棕尾巴。

老者再次向项羽拱手,挥泪转身,用力拉着乌骓马大踏步走向小舟。

项羽待小舟远去不见踪影,才转过身。对着围在身边的二十六名兵士道:“占立一个陡坡,防备汉军各个击破。”

此时,西楚霸王已经一无所有,了无牵挂。而他与生俱来的霸王气概再次张扬了起来。

汉军的前锋已经冲到了陡坡前,项羽率众兵士昂首而立,毫无惧色。汉军被面前的霸王雄风震慑了,他们睁大了眼睛,停住了脚步。

项羽却在此时虎吼一声:“杀!”率先冲下陡坡,挥剑向汉军杀去。汉军面对这二十多个如狼似虎的汉子凶猛无比的进攻,丝毫没有抵挡的能力。几次冲锋下来,就有几百人被杀死。

血在空中飞扬,鬼哭狼嚎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当汉军的主力赶到后,前锋已经丧失殆尽。而项羽身边的二十六个兵士也全部阵亡,只有项羽一人浑身是血的挺立在陡坡上。仍然威风不减。

当汉军把陡坡团团围住时,却没有人敢冲上去。

汉军中,忽有一骑士指着项羽对身边的一个骑士说:“这就是项王!”

项羽仔细一瞧问道:“你不是我的旧友吕马童吗?”

那个被唤作吕马童的人一言不发。

项羽此时仿佛找到了归宿。他平静地对吕马童道:“我知道,刘邦小儿已悬重赏取我头颅,值千金,封邑万户。既然你是我的老朋友,我就将这颗头颅赠给你吧!”

说完,他对乌江深情看了一眼,旋即挥剑用力砍向自己的脖颈。

当项羽血淋淋的头颅滚到吕马童的脚边时,汉军如炸开的蜂窝,不顾一切的奔向项羽的尸体,相互争夺,践踏蹂躏。甚至互相残杀起来。

乌江的水被染红了,也许是乌江流出了血泪。

夕阳斜挂在江面,乌江岸边的战场上尸体狼籍,断戟残戈遍布。江水仍旧在流动,像在低吟,像长叹,更有一股哀伤随江水向前流淌。
==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