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的日子·特呈岛印象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4
评论
2010年8月2日01:53:22 1 86 1799字阅读5分59秒

云上的日子·特呈岛印象

到特呈岛的那天,台风刚过。天像蒙着一层浓浓的水墨。不时有雨滴拂在脸上。总听说特呈岛天蓝,沙白,云好,可在我来的这一刻,一个都没遇见。
不过,我的心里仍然充满期待。
?
来一个与世无争的岛。寻一份桃花源的心情。画一幅与心有关的画。这便是我此行的目的。晴天也好,雨天也罢,它都是特呈岛。有着千百年历史的船板搭成栈桥,屋顶的茅草飘摇着雨后的清新。这就是特呈岛。云是这里的招牌,草是这里的主人,这就是特呈岛。在这里听得见鱼跳的声音,听得见萤火虫的歌唱,坐在海边,触摸得到海水的凉、夕阳的暖。这就是特呈岛。
?
它是现代人刻意营造的往昔,也是现代人用心呵护的绿意。
?
海滩上没有什么人。脱下鞋子,用脚心仔细感受沙的细软。看海浪温柔的冲洗串串的脚印。岸边能看到巨大的船、白色的风帆、高高的桅杆。船上能听到不断拍打的海浪、呼啸的海风、以及白帆在风中猎猎摇摆。
这绿意浓浓的小岛,透着一股原生态的生命力。每个人都会为这浓郁的绿所吸引。而从千百艘废弃的渔船上拆下的旧船板铺成的这条栈桥,散发着历经沧桑的味道。它们古旧而迷人。铁锚留下的伤痕是它们的英勇和荣光。
在画板上迅速画下这一切。长长的栈桥在眼前延伸,傍晚的微光里仿佛有无数故事曾经在上面发生。

云上的日子·特呈岛印象

手里的画笔,画了又画,只差添上特呈岛的云。
仔细看,特呈岛的云,十分独特。不干,不湿,像水洗过一样的清新。一尘不染,却又不断地变化,轻盈地奔跑。像记忆中那些温馨的片段。事隔多年之后,已经想不起细节,记不清来龙去脉,却还有清晰地感受,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能记得起那一片轻洒在肩膀的阳光,能记得起那一阵吹起衣角的风,那一片掠过天边的云。就好象眼前的这片。
然而我看得到,却画不下来。就像握在手里的沙,握的越紧,流的越快。不如摊开手,静静地欣赏。
?
轻轻地叹一口气,扔了画笔,只专心地看岛。
在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岛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大概就是我现在的状态吧。与一幢独特的茅草屋错身。向一艘已经废弃的旧渔船致敬。和一丛迎面相遇的野花握手。为那岩石边密布的海苔驻足。
心静下来,便有一朵云慢慢浮现。
原来,云在心里。
?
柯老是岛上的老画家。这岛上的许多建筑,便是他的杰作。“不动岛上的一草一木”是当年的设计者们,给自己套上的“紧箍咒”。五年前,他们根据小岛的自然风光,虔诚的种下了万棵绿树。直到看到新来乍到的植物接上大地之气,和大地和睦共生后,才肯让原生态的建筑充当配角,相伴左右。
?
柯老少话,嘴比画笔拙。他说:话儿都给了云。看了他笔下的云,我开始不敢下笔。我能画得出这片片的绿意,能画得出那悠长的海岸。却画不了那天边连绵的浮云。落到纸上,云便定了型,无论画成什么样,都觉得不像。每当画好,抬头一看,云却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海浪轻轻地拍打着岩石。像往事拍打心扉。如果画不出天上的云,那就留住心中的云,把所有繁杂的情绪放入海中,心里只是一片晴朗,蓝天白云。

云上的日子·特呈岛印象

清晨起个大早,却没有日出。深褐色的火山岩沉默而凝重。茂盛的红树林,吐露着无尽的绿意,在火山岩上密密匝匝地生长,迎着海风开枝散叶。海浪吞吐着朝朝夕夕的心事。有澎湃的悸动,也有低潮的落寞。它们仿佛在诉说某种生命的寓言。虽然,我并不能参透。
?
在岛上溜达。意外闯入一个小小的渔村。和这原生态的岛一样,郁郁葱葱的草木间,似乎还嗅得到古老的海风。和树下纳凉的老人闲聊。老人已经90多岁,皱纹里交织着岁月的痕迹。他虽年迈,目光里,却充满了一份深情。在岛上生活了几十年,她是最爱这土地的人。那熟悉的渔船承载了她一辈子的希望。这苍翠的绿意清澈了她的目光。海风将她的头发染白,却根根精神。时光粗糙了她的双手,却让这双手,温暖了一代又一代的儿孙。
?
放下画笔的时候,便到了要离开特呈岛的时候。黄昏,壮丽的火烧云,烧红了整片天空。听说,这样的火烧云,是台风要来的征兆。也许明天,岛上又会是一片浓淡水墨。但特呈岛,却在我心里画下重重的一笔。还会有人和我一样,来这里,来一个与世无争的岛,寻一份桃花源的心情,画一幅与心有关的画。
?
离开特呈岛,带上我稚拙的画。古老的船板还在散发旧日的清香。茂盛的红树林,依然与螃蟹轻快地舞蹈。离开特呈岛,带上我心中的那朵云,将心事放进漂流瓶,让它尾随着渔船,去大海遨游。只有见多了风雨,心中才不会留下阴霾。
?
特呈岛,我还会再来。

云上的日子·特呈岛印象

文章转载:http://ent.cctv.com/special/C18179/20091029/104146.shtml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nike dunk sb nike dunk sb 1

      这里确实有想让人绘画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