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朝鲜半岛核问题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5
评论
2006年10月16日10:07:00 评论 121 3191字阅读10分38秒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朝鲜半岛核问题

作者:滕建群< 三略观察网>军事评论员 转贴自:三略观察网

——访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研究员滕建群

人民网军事记者 杨铁虎/滕建群< 三略观察网>军事评论员

  编者按:2月10日,朝鲜外务省宣布,鉴于美国丝毫没有改变对朝敌视政策,朝鲜决定无限期中止参加“六方会谈”的时间,并采取措施,进一步扩大其核武器库。对正期盼新一轮“六方会谈”的人们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重大挫折。近日,人民网记者专访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高级研究员滕建群同志。

  在分析了此次声明的背景后,滕建群认为,这一问题已经不再单单是核武器、核技术、核原料这样一些看似物理性的问题,各有关国家正在东北亚展开新一轮的角逐,这是冷战结束后大国在本地区较力的具体表现。如果能从历史的角度看待朝鲜半岛核问题,我们也许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新途径。

  记者:滕研究员,你好!正如你已看到的那样,正当人们期盼新一轮“六方会谈”何时举行时,朝鲜外务省突然做出了这样的声明,你能否先谈谈朝鲜发表这样一个声明的背景?

  滕:朝鲜外务省声明一经传出,立即引来媒体的广泛报道。许多专家、学者以及相关的新闻工作者对朝鲜的这次声明做出许多猜测和分析。部分国家的领导人也开始频繁的外交活动,包括打电话交流各自观点,表明各自的立场。但不论是刊登在媒体上的分析文章,还是国家领导人频繁的外交活动,和以往出现这种情况比,我有一种感觉,即有关各方和不同层次人员在对待朝鲜此次声明的态度上显得清醒和冷静,分析也比较客观。这表明,人们对朝鲜半岛核问题有关各方的意图是明确的。

  记者:那你如何看这次朝鲜要发表这样一个声明呢?

  滕:我认为,此次声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美朝双方都在玩“游戏”:从朝鲜方面看,已完成的几轮“六方会谈”中,朝鲜方面并没有得到它想要得到的东西——国际社会对其安全的保障和相当数量的经济援助,反而越来越受到有关方面的冷漠。从美国方面看,布什第二任已开始,但至今仍没有提出新的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计划,而且对推动下一轮“六方会谈”也没表现出太多的积极姿态。外人看来觉得美国似乎在有意冷淡朝鲜,而且布什政府在对待朝鲜问题上还使用了比较刺激的话语,比方说朝鲜“欺骗了全世界,一直在发展核武器”,还说朝鲜是一个“具有压迫性的政权,其统治之下的人民生活在恐惧和饥饿之中”,等等。

  我想,从朝鲜的立场出发,既然你美国不把我当作一回事,那我就来跟你玩一场“老鼠戏猫”的游戏,就像美国动画片《汤姆与杰里》一样,时不时地挑斗对手,让对手注意自己的存在。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美国和朝鲜是一双互动的对手,双方的任何动作都会挑动另一方的反应。因此说,引起国际社会对朝鲜的关注应该是朝鲜发表声明的重要原因。

  记者:我们注意到,在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上,最早是美、朝两国的碰撞,后来有了中国的参与,再后来又加上俄罗斯、日本和韩国。朝鲜半岛核问题牵扯到东北亚地区所有国家,你如何看这一现象?

  滕:朝鲜半岛核问题牵动东北亚地区各国,美国也卷入其中。美国是最早提出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国家,早在冷战结束前,美国就认为朝鲜在有计划地发展核武器。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开始与朝鲜进行双边谈判。1994年,克林顿政府与朝鲜达成《框架协议》,但这一协定并没有得到具体落实。随后,美国加大对朝压力,双边谈判渠道几乎被终结。中国积极参与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解决,在“三方会谈”和后来的“六方会谈”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许。

  用你的话说,东北亚地区的国家都卷入这十分敏感的国际问题。这不是偶然出现的现象,因为各方在解决半岛核问题上有着根本的利益。用时髦的话说,这叫做“一个都不能少”。这是“六方会谈”得以举行,并不断向纵深发展的基础。回想一下国际关系史中任何一次会谈,除非是战争结束后的城下之盟,没有国家利益,没有共同的交合点,任何国家都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来坐下来谈判。

  记者:那历史能给我们今天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提供什么样的参考呢?

  滕:这是个好问题,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我在想的一个问题。中国有句古话叫“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回顾一百年来的东北亚地区史,这里曾发生过3次较大规模的战争。涉及国家正与今天参加“六方会谈”的各方。1894~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1904年的日俄战争、1950~1953年的朝鲜战争。今天的中国、俄罗斯、日本、美国、韩国和朝鲜(当时只有朝鲜)都或多或少卷入上述3场战争。每场战争的结局是重新调整上述国家在东北亚地区的力量对比,重新构建东北亚地区战略格局。中日甲午战争扩大了日本的势力范围,中国不但放弃在朝鲜半岛的利益,而且还丢掉台湾地区。日俄战争是新旧为帝国为争夺势力范围的对抗,战争的结果是,日本的势力进一步推向欧亚大陆,两场战争日本是大赢家。而朝鲜战争则是二战结束后,两大国际集团争夺东北亚主导权的结果。

  三场战争均与当时的国际地缘政治变化有关,要改变旧有体系,战争成为惟一的手段。

  记者:这些战争在解决今天朝鲜半岛核问题时又能使人们产生什么样的联想呢?

  滕:让我说得远一些,先看一下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实质是什么?我认为,今天的朝鲜半岛核问题不是一个“核”字能表达得清楚的。它已远远地超出核武器、核技术、核原料、核反应堆这样一些看起来只是物理学上的东西。核问题只是表象,背后则是大国在东北亚地区新一轮角逐的开始。这是不可否认和回避的事实。

  冷战结束10多年了,但冷战格局、冷战意识在朝鲜半岛上仍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意识形态的斗争还在继续,“三·八”线两侧双方重兵把守。在国际上,美国一刻也没有放松对朝鲜的打压,时而称朝鲜是“流氓国家”,时而又改为“邪恶轴心国”。朝鲜时刻警惕着美国颠覆和侵略。双方有着极大的不信任,这种敌对味道与冷战期间比相差无几,朝鲜半岛无疑是敌对程度最高的地区。

  但这种僵局还要维持多久?这是许多人关注的问题。地区国家,不论是大是小,都在思考着如何橇动这一“坚冰”,使东北亚地区的格局向着有利于本国利益的方向发展。朝鲜半岛核问题成了有关国家讨价还价的一个杠杆或者平台,它能使各国坐下来展示自己的战略意图,尽量在新一轮地缘政治调整中占有一席有利的地位。以美国为例,在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背后是在这一地区推进美国式的“民主”与“自由”。布什总统在其新近的国情咨文中提出要把“自由之火照亮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可以说是美国的既定方针。引用媒体的话说,搞翻朝鲜现政权才是美国的根本目的。而东北亚地区国家肯定不希望美国完全掌控这一地区。

  说得耸人些,我把有关各方围绕着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斗争看成是一场东北亚地区国家力量的角逐。

  记者:既然如此,出路在哪里?

  滕:东北亚地区“有事”,地区国家“一个都不能少”。今天的东北亚地区正经历着新地缘战略调的“阵痛”。在这次调整中,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朝鲜、韩国,都有利益。不调整是不可能的,但用手什么手段来调整则是问题的关键!还用战争吗?回答是否定的。我们知道,有关国家的军方有针对朝鲜的军事战略和作战计划,但地区战争,上述6个国家会得到什么好处?因为现代战争的残忍性、全球化进程的加快、经济一体化程度的加强。不论哪个国家,要在东北亚地区打一场大规模战争的后果不堪设想,这是任何国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后果。重复旧式的势力划分方式(战争)各方付出的代价比以住任何时候都要高。因此,6个国家应意识到这一点,放弃战争手段,而寻找新的途径。

  这个途径就是和平谈判。我想,“六方会谈”开创解决国际纷争的新方法,反映6个国家利益所在,这是都来谈的基础。当然,这种谈判是漫长的,需要智慧。通过谈判,共同找出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出路,使各国的利益得到保证。换句话来说,冷战的结束都没有使用战争手段,更何况要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解决东北亚地区的格局演变。

  这是历史给我们的启示。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