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的文章

请给我们一个“中国梦”

请给我们一个“中国梦”
我在《郎咸平说: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里反复讲要“藏富于民”。各位,请想想看我们的日子到底难在哪里?你知道吗? ? 去年有人出了一个报告,说中国有1/3的GDP是隐性收入,数字高达9.26万亿。你能想象到的灰色收入可能都在里面。“夜总会小姐唱个歌也能创收好几倍”,我们是这么看问题的,你知道吗?各位想想看,一个社会
2011年6月14日 没有评论 703次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讲什么?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讲什么?
又是一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我们派出去的官员个个都期望“与美方就事关中美关系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长期性问题交换意见”。外交部、科技部、财政部、商务部……部门名单一长串。你去谈什么呢?汇率?债权债务?市场经济地位?老问题了。早在第二轮对话时,我就讲过,我们连对话重点都没搞清楚,不讲理的美国人可是没少给我
2011年6月14日 没有评论 692次

童年老游戏,你记得的有几个?

童年老游戏,你记得的有几个?
导读:“在那深深的小巷里,有我许多童年的回忆……”,和回忆在一起的还有许多老游戏……这些过往童年的老游戏,至今你能记得的有几个?

童年游戏

童年游戏

[caption id="" align="a
2011年6月1日 1 条评论 1,25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