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流的农村路线——回家感记

龙哥
1123
文章
32
评论
2009年10月31日07:32:48 评论 142 1261字阅读4分12秒

甲流目前的传染路线,让我想起我们党的革命路线,从大中城市浸入小中城市甚至于农村,以此为发展基点,再如狂潮地吞灭大中城市。这些地方的人们憨厚,其实与其不说一种憨厚,还不如说是一种落后的处女之地,其思想意识落后、医疗保险绝少、各种基础设施缺乏、再加上地方官员官僚思想和时代娱乐潮流的浸蚀,是很容易如同革命时代那样被传染的。
       此次国庆回家一下列车,在车站门口就遇到几位带着口罩的人,那一刻我就已经猜疑到应该是甲流乌云,我哥哥和我说前几天凯里市和剑河县就已经发现了五粒甲流病例了。我的天,网络上怎么只是报告贵阳出现几粒甲流病例呢!如此看来,全国得有多少的病例被隐瞒啊,如果甲流真的入了乡村,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在农村历来都有这样一句话:“有钱的治病,没钱的挨病”,在农村的人们,在身体没有出现很严重的病状之前是不会送进大医院的,不是他们不想,是不敢,是害怕。大病前期,总是认为只是小病,用自己的身体扛着或者吃吃草药就好,等到了疾病中期或者晚期时候查出来了,却被那些高昂的费用所畏惧,出于养家糊口,供孩子读书之类的一序列问题,他们选择了在家养病,又因为医院里的医药太贵,无奈地他们选择了草药甚至于民间的迷信来治疗,这也是为何农村迷信难以根治的其中之一。农民的主要问题就是收入问题,而根本问题就是思想意识问题,所以在思想落后、环境困乏、收入微薄的农村,谈何预防?谈何治疗?谈何保险?其实这些问题我都有在毕业论文里谈论过,民之问题,是古往今来历届政府所头疼却不得不想方设法解决的问题!
       在老家的村坝边有一间一楼两格的房子,听说那是国家政策要求村村都要建有的卫生所,但是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应该也建了一两年了吧,门前都已经长了好多杂草,场景是那么的凄凉。不觉想起国家的政策——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落实不到位,实施不到位,再好的政策也只能是形同虚设,忽悠咱们老百姓,还不如用这些费用给村里最需要资助的几个娃。多少的形象工程啊,费国家之人力、物力、财力却毫无作用,最后受苦的还是世世代代贫困的农民。
      甲型H1N1流感的潜伏期,较流感、禽流感潜伏期长,潜伏期时长七天。甲型H1N1流感的早期症状与普通人流感相似,包括发热、咳嗽、喉痛、身体疼痛、头痛等,有些人还会出现腹泻或呕吐、肌肉酸痛或疲倦、眼睛发红等症状。部分患者病情可迅速发展,来势凶猛、突然高热、体温超过38℃,甚至继发严重肺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肺出血、胸腔积液、全身血细胞减少、肾功能衰竭、败血症、休克及Reye综合症、呼吸衰竭及多器官损伤,导致死亡。若患者原有的基础疾病亦可加重。甲流的这些症状往往会迷惑人们,在医疗和防护意识落后的农村,一旦出现甲流,往往会被当做普通感冒来看待,村民要么挨着,要么去抓点感冒药来吃,在此漫长的时间里,要接触多少的人群,传染多少的人群,如果不及时救治,其最后的死亡率是很大的!想起来都让人后怕。
      九亿多的农村人口,如果还是这样不设防、不宣传、不上报、拖延救治,万一甲流在农村传播,形势甚危啊!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