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汀行——稻香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5
评论
2009年6月7日04:05:07 评论 140 1123字阅读3分44秒

汽车沿着公路徐徐而上,时不时地小小的村庄从窗外流过,此时我似乎忘记了刚刚睡醒后的疲惫,因为路边的绿油油的稻田让我着了迷似的清醒着。

看到稻田,我想起了辛弃疾词里《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虽然未到稻香时节,但是脑海里已经浮现,纵使被封闭的车窗玻璃隔绝,但是不免虚构几声蛙声在脑海。

其实说到稻香,稻谷无论处于什么状态里都有一种让人着迷的香味,从一粒种子的旅程开始一直到归复于成熟的稻穗,在他们的身上,均可以闻感到一种最最朴实的香气。或许打小就接触于稻谷的缘由,每当在漫长的回家路上或者是出行的车程中看到路边陌生村庄里的稻田,无论是什么季节,就算是只有稻根的荒凉冬季,总是让我最先想起熟悉的稻香。

一粒稻芽,黄嫩的尖角探索着这个即将伴随他走过春夏秋的世界,没有任何的怨言,用他最孩子气的状态把他的人生开始谱写。如果你认真闻嗅,会闻到一股有别于豆芽的气味,其实这个就已经可以称呼为稻香了,似乎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身上的乳臭般。

又到插秧时节,此时先前的稻芽已经完全蜕变,其实也不然,因为如果你认真查看,也会在个别的稻秧根部找到它们难以割舍的稻壳。如果你走近,会闻到一种世界清爽的味道,这一种香气,心旷神怡地让你想闭起眼睛感受绿大地的浸醉。如果你闻到这里就已经满足,那么你永远只能是它们的过客,因为另外一种外人所不知的香气蕴含在它们之中。此香气我们的农夫们最能体会到,因为每每在插秧之前,会把稻苗捆成一小把,这样便于携带到其他等待插秧的稻田里,而且有序不容易乱。此时如果你拿起一捆的稻苗,那么得恭喜你,因为你触摸到了由它们身体里透出来的香气,那香气是由被绳索摩擦稍微腐烂的茎叶溢出来的,淡淡的香气含着淡淡的腥味。

稻花时节来临了,稍黄的稻花在微风里招摇。此时的她们是那么的娇怜,除了采蜜的蜜蜂蝴蝶,是经不起人重一点力的触碰,要不会引来花自飘零水自流——花损香无。说起蛙声,可以说蛙声是稻谷一身的伴侣,从稻牙开始,蛙儿们就注定得从小蝌蚪开始伴随其一生,除了稻收入仓之后,只要能看见稻谷的地方,就能听见蛙声起舞,瓜瓜不绝,特别是在安静的乡村夜间,再加上萤火虫的灯笼闪烁,可以说算是另外一种天上人间了。

秋收来临,意味着那一粒稻谷的旅程即将结束,意味着它和农夫们之间的默契达到了巅峰,巅峰总是意味着落幕——暂时的落幕。而此时的稻香是最迷人的、最色彩的。金灿灿的稻穗,一大片的稻田奔放着成果的香气,洋溢着收稻人的欢天喜地,一担担的箩筐来了又去,加上有山歌陪伴,以往看似乎寂寞的山谷顿时变成了人间天堂……

车外的稻田在我的回想里消失了,原先我还以为可以等下一个村庄的风景,但是却带着我入了汀州城,入了城,就意味着将消失田间农味,开始新的品味。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