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走过的岁月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5
评论
2008年4月25日11:37:17 1 178 2244字阅读7分28秒

匆匆,那走过的岁月

昨晚和老同学网聊,除了小学六年级和高三外,我和他都是同班同学,说起来真的很难得,也有点感伤,因为许多最初同班的同学不是早早辍学就是分班或者毕业就了无音讯了。
      还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和他是同桌,两个人几乎是每天都在一起,一起读书,一起玩耍,一起去偷摘别人的果子。他们寨子的果树最多,常常在中午时间两个人一起跑到别人的果树上摘果子,因为中午在农村来说人们都上山干农活,所以那时候也是最好的“下手”时机。记得有一次,下午就要自然和思想品德小测验了,但是我和他还是来到别人的杨梅树旁边,流着口水地看着树上殷红的杨梅。由于刚好主人还在家里,所以我们只好坐在不远处的茶油树下拿出书本来背诵,他的记忆能力比我厉害,结果每次比赛都输给了他。后来当我们满载而归地走进教室的时候,已经迟到了,班里的龙建生同学举报我们,应该是老师本来就有点偏袒我们,也没有追究什么。这些现在想起来还真的历历在目。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王福、和他是班里玩得最好的,偶尔会睡觉在一起。还记得有次在他家睡觉的时候场景,当我打算拿起枕头来垫的时候,居然看到下面有一张班里女生的相片,结果把他紧张得!
      有一次,我和他遇见了我们村里的一个女孩,也是低年级的一位女生,结果他把自己的眼睛都看直了,嘴里一味地说漂亮。到了插秧苗时节了,我叫了班里的几个要好的到家里帮忙,那位女的刚好也在隔壁的田里干活,结果把他乐得,那天傍晚,整个话题都是那个女生。后来,他和她也有很多安排却错过的缘分!
      事隔多年,我以为他已经忘记,其实我也已经忘记,如果没有人提起,我或许真的把这些沉淀在记忆深处了。但是昨天晚上他突然和我说起往事,说起那个女孩,他说那个女孩应该是他最初最真的喜欢,那中感觉现在都刻骨难忘。我傻了会,想不到他还念念不忘那个女孩,而且想不到当初他说她漂亮,居然是打心里说出来的,也让我惊讶地知道,他居然这么多年了,一个人憋在心中,在他自己的心中居然还悄悄地放着她,放着一个不可能的女孩。
      其实在我们读高中的时候那个女孩就已经结婚了,出嫁到了很远的地方,当我听到她结婚的消息,我同寨的小伙子都很失望,一种惋惜。(这种失望只是一种惋惜,一种没有爱意的惋惜,因为在村寨里,同姓是不能暧昧和结婚,同姓的都是居住在一起的,男女之间都只是一种哥哥妹妹来看待。)
      他说偶尔会想起她,想起那种感觉,想起当初自己没有好好把握。虽然知道他结婚了,但是还是想看看她,怀着一种失望准备的看看。我说或许会让你失望的,因为当你面对她的时候,不难道没有想到出现在你目前的会是一个已经满脸沧桑的村妇么?一位手里拉着小孩,或者怀中抱着小孩喂奶的村妇。此时一个自己构造的镜头在我的脑海:那位女的茫然地看着站在自己目前的“陌生人”,或许还会当作客人一样请进家中吃饭;而他,却只能惊喜地却失望地、了了一个心愿地看着眼前的曾经,一个自己念了这么多年的曾经。这种场景,如果我在场,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如何去记载,如何去表述。我和他说,你只能默默地遥远地看着她,因为一个平静最好不要去打破,就当一回徐志摩的悄悄来回。
      说到这里,我都觉得那位女孩很幸福,一种她完全都不知道的幸福,因为有这样一个现在已经是高干的人依然想起她。而对于我这个同学,我只是一种感动或者佩服,一种在不可思议的大笑之后安静下来的思考。对于那个女孩子,应该已经忘记了曾经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这样一个人,一个对于她有最真的爱却没有去争取的人,但是她,却仿佛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延续着她简朴的农村生活,当着一个或者两个孩子的母亲,每天早出晚归地在鸡叫和落幕里断断续续。
      我同学说,自己唯一地为她写了本日记,但是在高中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地在清江河边烧掉了,但是记忆却依然存在至今。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能回家有幸看看她,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只是看看,一个多年心愿地看看,看看她现在的生活,看看多年一直存在心中的嫣然一笑。问我知道她现在的住址不,想回家的时候看看她。唉!为了他的这个心愿,我答应了如果有机会一起回家的话,一定给他问问,了了他这么多年来的心愿!
      其实他这样的感觉我也有过,而且我的比他的早多了。小学一年级我就有他遇见那位女孩子的感觉,当然没有他那般强烈,小孩子朦朦胧胧的,现在想起来都想笑。但是我没有他现在这样的愿望,因为我不想回去看看她、她或者她。昨晚和他说起他也对于我的“秘密”很不可思议,其实自己都觉得好笑。

     对于我,真正的等待应该是小学三年级开始,那时候我母亲和我说我父亲曾经有和一位好朋友(隔壁乡的)定过口约,说他朋友四个女儿(最小的一直都在其他乡念书,没有像她姐姐那样初中都来我们乡念书)之中起码有一个当我家的儿媳妇,两位哥哥都好像不可能,所以希望只能是我了。或许是一种好奇吧,就这样,在每年的开学第一天我都特别地在意,在意新进来的每个女生,久了,这种好奇就变成了一种等待。这种等待一直到了高二夏天,而当我站在她的面前的时候(或许她家人从来没有和她提起,所以她完全不知道也不认识我),完全失望了,因为没有一种感觉,没有希望里的那种希望,我也没有和她说我的名字,只是作为朋友的朋友笑笑而过,但是起码了了一个心愿,了了八年来的一种心愿,一种就像我同学说想看看的那种心愿。
       岁月流水,冲淡了几多记忆,偶尔也会想起这些毛孩子时候的秘密。岁月悄悄,回忆是美丽的,但是生活是需要现实和成熟以及理性地去继续,希望我和我这位同学都一路走好!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游客 游客 7

      写得不错,背景音乐配得很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