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读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8
文章
39
评论
2009年6月3日11:11:39 评论 139 743字阅读2分28秒

有幸下雨,本来有安排的活动取消了,于是和同事两人逛进了外图书店。站在电梯上徐徐而上,书架外面的座位上已经坐满了正在读书的人,最后我们选取了在四楼一拐角的座位上。
    人已经走到了四楼,喜欢看的人文书籍应该是在二楼,所以也没有再下去查看了,最后选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一同和同事开始阅读起来了。
     开始独到的是朱自清先生的《匆匆》,开始的一句很熟悉的话引起了我的共鸣(很久就看到这句话,只是不知道是出于朱自清的文章):“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然后是大家都知道的《荷塘月色》,读起,还是那么的熟悉,似乎回到了高中时候的时光。“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的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和“--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 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还是读得那般的如痴如醉、身临其境。《歌声》,让人真的佩服朱自清他笔下的描写,那么细腻,那么动情,特别是那:“在那被洗去的浮艳下,我能看到她们在有日光时所深藏着的恬静的红,冷落的紫,和苦笑的白与绿。以前锦绣般在我眼前的,现有都带了黯淡的颜色。——是愁着芳春的销歇么?是感着芳春的困倦么?”。最后读到的是《南京》,一个字眼映入了眼帘——莫愁湖,想起了清代作家孔尚任里的“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看着朱自清笔下的描绘,女子莫愁的仙样渐渐地清晰和模糊。
     时间过得真快,同事看的《世界战争之谜》也翻完了,书本归好书架出来,雨依然下着,但是归家心切,还是冒着小雨挤上了公交车。

  • 本文由 发表于 2009年6月3日11:11:39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