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观《越王勾践》感

龙哥
1123
文章
31
评论
2009年2月2日09:36:45 评论 136 2153字阅读7分10秒

借着假期,把四十一集的《越王勾践》看完了,在这里,听着毛阿敏的《淯水吟》,乘着笔兴,把一些观后感记于下,一共分为不以成败论英雄、愧对红颜和红颜祸水三部分。
不以成败论英雄。
     一个曾经傲然于群国的越王忍受着亡国的耻辱跪降在吴王夫差的马前,于是一个漫长的二十年复国岁月拉开了序幕。这个场景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一个王,一个代表着越国千万百姓的王为了复国而屈尊在吴王夫差之下,忍受着常人之不能忍,为常人之不敢为。妻子被吴王叫去当侍寝,自己当夫差的马前夫,从越国送来的宫女被一个区区的马夫糟蹋,勾践却只能身恨莫能助地眼睁睁看着然后在呼救声里转身远去,还有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相国府上,所有的这些痛苦,他靠着一个复国的信念忍着和掩饰着。在这里,谁是英雄,就像伍子胥所言的,以前的勾践算不上英雄,但现在得重新考虑勾践,勾践也算得上是一个英雄了。不管后来勾践对吴国的手段如何诡诈,但是从其为了复国复仇所做的一切来看,能算不上是一个英雄吗?历史总是存在着戏剧性的,时来运转,当伯嚭同样以投降的方法劝说吴王的时候,吴王没有去,吴王一个人站在大帐内,等候着和勾践的最后了断。男子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连勾践“给”他的二十年陈酒也不喝,背对着勾践,死在了自己手里所谓的王子之剑下。在这里,谁是英雄?勾践?不是,是夫差。真正的英雄真的不应该论成败,如果当年勾践如当今的吴王,那么别人会说他不是英雄吗?不会,如果后来亡国的夫差也能如勾践那样忍辱负重的话,别人也会说他不是英雄吗?不会!英雄终究是英雄,无论他们的结局如何,其的所作所为,都是值得可歌可泣的。
    说到英雄,在这里也得说说两位王左右的功臣,一个是范蠡,一个是伍子胥。这两位可称得上是当时的两位奇才,一位事于勾践,一位事于夫差,事于不同的主,却有同样修养极高的心。就如范蠡所言,因为事于不同的王,所以他们注定成不了朋友,只能是敌人。范蠡为了成就勾践的复国大计,忍爱让西施纳入姑苏台,自己一次次地给勾践出谋划策,甚至为了更有把握地击败吴国而甘愿死于也差点死于勾践剑下。伍子胥,一个可以说是在这部片子里最最无奈的人,一个人最最无奈和痛苦失望的是什么?不是自己没有去做或者做不到,而是自己去做了却一切皆是枉然。当他高举着剑高呼夫差千万别逐入中原听到的依然只是远去的马蹄声的时候,他彻底地失望了,他失败,吴国失败了,既然无力回天,那么只能悲叹苍天。不是自己无能,而是命已如此,已经无颜以对,伍子胥看着即将天下大变的天空,含泪自刎于兵去国危,王去廷空的吴国场上。何其悲壮,何其无奈,何其失望,那种心境,真的只有他死不瞑目的眼角边上的那一滴泪水才真正地读得懂!
愧对红颜。
   勾践是愧对红颜,范蠡是愧对红颜。自己的妻子被吴王叫去当侍寝;眼睁睁地看着越女被一个区区马夫糟蹋;一国之君靠着一个西施来拯救,自己却已经成为了别人的阶下囚;自己亲手杀死了花季般的姑娘居竹,难道不是愧对红颜吗?范蠡,更可以说是愧对红颜,西施,集才识和容貌于一身的红颜知己,因为出嫁前没有看到范蠡的出现而愤然离去,又仅仅是范蠡陪了她三天的时光而甘愿地嫁人吴国。他们在船上离别的场景是很感人的,虽然没有执手相看泪眼,但是泪眼滴滴,彼此默默无语,西施笑了,范蠡却哭了?为何?我也不得其解,只能这样说:女人喜欢看着爱人痛苦地爱着自己,男人却希望爱人幸福地笑爱着自己!但是不管西施和范蠡的离别如何地难舍,单单从这份情感上来说,范蠡还是愧对红颜,愧对自己和西施彼此之间的感情!当他在姑苏台上抱着已经喝下毒药的西施的时候,唯一能说的就是:“为什么不等我!”。
    愧对红颜,以上单单是从女性方面以及眼前情况而言,但是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何为愧对红颜?为大事者,事不成为之不孝不敬不忠,而不忠不孝不敬,何颜和谈何面对红颜呢?虽然红颜易老,但是年华难寻,国欲亡,纵有千种风情,敢与红颜悦?
    红颜们的泪水也是很咸的,纵使有一日能泪抱着她们,但是他们真的能够读得懂她们眼里的滴滴欲泪吗?不能,所以只有也更愧对红颜了!
红颜祸水。
妻子对于自己(当然在这里我已经把红颜归纳入妻子范畴),只有两种结果,贤者兴家,败者毁室。在这里的红颜祸水是对于西施和夫差而言,这个就如同现在婚姻之中的“功利”婚姻,结婚彼此之间的目的不同,其结果可以说是悲哀的。我看过《孙子兵法》,还记得钟离春嫁给齐王的结果,那么对比如今的西施来说差别为什么那么大呢?那是她们所嫁入的目的不同来决定的,当然也一定地归因于所侍奉的王。钟离春,割舍去和孙膑的爱,为了齐国的利益舍己救国;西施,同样割舍去和范蠡的爱,为了越国舍己为国,但是齐国强大了,吴国却败了,何也?人非草木,怎么能不听进谗言呢?何况是枕边红颜吹耳呓语。就如同我母亲和我说过的,两兄弟结婚前非常地和好,但是自从彼此结婚不久之后就分家了,再后来两兄弟就大干起来了,何也?分家那是兄弟经不住老婆的谗言而做出的解决办法,大干起来那是已经真的听进了老婆的谗言。如果不是“红颜”的挑拨离间,会使得两兄弟如此吗?就是这个道理,治国如同管家,虽然妇道不管朝政,但是其夜间的一言一语怎么能不对国君发挥一点作用呢?除非他只当她们是只只是会下蛋的鸡。
    可见,红颜是值得我们去认真研究的,红颜要么贤者兴家,要么败者毁室!

继续阅读
历史上的今天
二月
2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