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咸的眼泪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5
评论
2008年12月8日15:21:29 评论 150 1291字阅读4分18秒

总是提不起笔来书写,可能是太多忙碌的借口了罢。今晚,当我打电话回家,母亲接的电话,听到我的声音,先是欢喜,但是问寒问暖后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是的,每次和母亲说话都不知道说些什么,除了提醒保重身体和其他的一些油盐味的话外就没有话多说了。
        还记得高中时候语文老师(杨少锋)和我们说过的,希望我们出去读大学后对自己的妈妈称呼为“母亲”的好!当然他说的只是在一般的称呼上,因为“妈妈”这个词从小叫到大,改口也不可能的。出来后我才真正的感受到,母亲,这两个字,是那么的沉重和依恋。以至于每次在我的笔下写出“母亲”这两个字的时候,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母亲那沧桑的脸和长满老茧的双手。
        对于我来说,影响我最大的是我母亲了,虽然自己打小因为调皮被她没有少打过,但是“打是亲骂是爱”在这里体现出来了,而因为这些打骂,让我认识到了很多的事理。她平时总是和我们说起一些故事或者真实的往事,从这些故事里和我们兄弟们指出道理以及教训。在人的一生中,母亲总是那么的“唠叨”,但是如果没有这些唠叨,那么我相信他一定缺少很多的东西——遗憾的东西。
        母亲的眼泪是最咸的。每当我看到母亲的眼泪,我都会和母亲一起留下眼泪,就算是在安慰母亲哭泣,但是眼泪还是不住地往下流,最后还得让母亲帮我擦干眼泪。还记得有一次,由于自己偷懒跑到了老宅上躲起来,任母亲喊哑了嗓喉都不愿意和母亲以及哥哥姐姐他们去干农活,结果晚上回来被母亲拿着竹条打,一边打一边哭,我也哭了,结果全家都哭了,最后母亲端着饭放到了还在生气的我的手里。其实最刻骨铭心的是那一次,不知道是自己犯了什么错,当我推开厨房的门的时候,通过在微微燃烧的木炭的弱光看见旁边母亲静静地坐着,厨房里灯没有开,我打开了灯的开关。原因为又会挨母亲的竹条,但是这次我没有,母亲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我乖乖地坐在母亲的前面,等着“末日审判“,出乎意料的是母亲突然间哭了,当我一看到母亲的眼泪时候,连一丝不被挨打的惊喜或者诧异都没有,眼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还记得母亲当时伤心地啜泣着说:“你们这样不听话,我又想到了你爸爸。。。。。。”,听到这个,心里像刀割一般地难受。但是我和母亲就这样哭了一阵之后,母亲拿来了脸帕,给我擦干了眼泪,抱着我叫着我的名字,安慰着我。其实那时候,最需要安慰的是母亲,因为通过母亲的叹气里面,我体会到了一个伟大母亲的用心良苦!
        哥哥经常在电话里说母亲平时总是说起我,也常常说想我,但是每次却“不敢”接我的电话,而每次当哥哥他们挂断电话后却着急地问我在外面的情况。是的,母子情节,有时候真的就是这样的“不敢面对”,却日夜地牵肠挂肚。
        每次电话里母亲总是问我回不回家,而我只能说工作太忙,要看放假是否够长。至于女朋友,她总是说不急,说慢慢找,等工作有好转后再考虑也不迟。其实哥哥都和我说了,母亲也经常提起要我回家带个女朋友回去!作为母亲,怎么不急呢?只是一个“以退为进”的套话罢了。
        岁月无情,母亲真的老了很多,要我在电话里说话大声点的母亲啊,您的眼泪,对于我,永远是最咸的!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