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债之“九?一八”事变

龙哥
1123
文章
33
评论
2006年9月18日11:27:00 评论 79 2805字阅读9分21秒

www.LN.XINHUANET.com   2005年09月19日 16:01:41  来源:辽沈晚报

“夜10时许,日军自爆南满铁路柳条湖段,反诬中国军队所为,遂攻占北大营。我东北军将士在不抵抗命令下忍痛撤退。国难降临,人民奋起抗争。”
——“九·一八”残历碑

日寇寻衅轰炸北大营

——本报记者踏访“九·一八”事变爆破地

74年前柳条湖铁路的爆炸声、北大营的枪炮声后,东北全面沦陷。

今天在我们开始庆祝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时候,74年前那次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的整个过程,更值得我们追访。

铁路仍在,旧址难寻

1931年9月18日晚10时许,驻扎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岛本大队川岛中队河本末守中尉率部下数人,在沈阳北大营南约800米的柳条湖附近,将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日军在此布置了一个假现场,摆了3具身穿中国士兵服的尸体,反诬是中国军队破坏铁路。这就是“柳条湖事件”。“柳条湖事件”成为随后的“九·一八”事变的导火索,更是日军全面侵华的开始。

2005年8月9日,沈阳阴云密布,“麦莎”来临前的红色警戒让沈阳北大营南约800米的空旷地带里愈发人迹罕至,一列列火车隆隆而过,车上有旅客凭窗观望,他们的眼中只有雨中模糊可见的城市,却没有谁会知道,他们正在经过“九·一八”事件的确切发生地——当年的南满铁路柳条湖段。

如果没有专家指点,我们是很难找到这处绝对是一段历史的开启的事发地点。这条铁路现为哈大线一部分,从大连方向算起,这里恰好是哈大线的404.444公里处,是京沈线、京哈线、沈大线、哈大线几条重要铁道线路的必经之地,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辆载满旅客的列车呼啸而过。除了铁轨两边有为了安全设置的金属护栏让这段铁路稍显不同外,整齐统一的枕木、顺畅的铁轨,都与别处的铁路景观别无二致。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的发生地?”铁道边没有任何标志性的建筑和标牌,一时让人难以相信。

辽宁大学历史系中国现代史研究室的邢安臣教授致力于“九·一八”事变历史的研究工作。据邢安臣教授介绍,最初,日本的学者有一个爆破点的认定,他们从大连算起,把当时“南满铁路”的铁轨一根根加起来,一直加到“九·一八”晚日军自行炸毁的那根铁轨,得出结论:“九·一八”事变爆破点是从大连起403公里左右。但邢教授认为,这种方法并不科学,这个数据肯定有误差。为查明真正的爆破点,邢教授专门查阅了很多日文资料,终于在当年南满铁路局的资料中查到,爆破地点在哈大铁路(原南满铁路)从大连起404.444公里西侧单轨接头处,并且查到爆破地和北大营距离只有800米。这两个数据十分吻合!邢安臣教授的研究数据随即得到了当年图片资料的验证。从当年日本关东军特意拍摄的实地图片来看,当年铁路铁轨的路线、弧度都与现在的情况完全一致。

就这样,2001年,柳条湖事件爆破地最终被确认。但根据铁道部门的规定,为保障铁路交通安全,铁路沿线两侧都不得设立任何标牌,因此,当初想要在此立碑警世的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不得不放弃了立碑的想法,以至这一爆破地点至今仍沉寂不为人知。

北大营不再,残历碑长存

柳条湖铁路被炸后,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即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动进攻。国民党政府电告东北军:“日军此举不过寻常寻衅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起见,绝对抱不抵抗主义。”

1931年9月19日晨4时,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五大队由铁岭到达北大营加入战斗。5时半,东北军第七旅退到沈阳东山嘴子,在日军突然袭击面前,除小部分违反蒋介石的命令奋起抵抗外,其余均不战而退。日军就此占领北大营。战斗中东北军伤亡300余人,日军伤亡24人。

距被确认的爆破地点向北800米,就是当时驻守沈阳城的东北军驻地北大营旧址。据史料记载,“始建于1907年的北大营坐落在沈阳城北近5公里处,呈正方形,边长约3公里。随着营中驻军增多,北大营附近涌现出众多杂货铺、饭馆、菜市等,颇有热闹乡镇的气氛。”可惜的是,由于城市的变迁,现在这里已经看不到任何当年的景象,北大营一砖一瓦都已不再。在“九·一八”事变当晚,日军对北大营驻军发动了军事进攻,并用24厘米口径榴弹炮向军营内轰击。日军当年轰炸北大营的第一颗炮弹炸落的地方,如今夹杂在一片新建的居民小区内,也难寻踪影了。

位于北大营附近的“九·一八”残历碑仍是可以让我们凭吊过去的地方。雨中的它如同一个翻开的台历,上面镌刻着“九·一八”事变的时间、经过,布满弹痕的碑身仿佛刚刚经受战火的洗礼。沿广场北行,一口巨大的“勿忘国耻”铸钟在灰白色大理石墙面的衬托下凝重肃穆。

邢安臣教授介绍说,残历碑虽然表现的是当年屈辱的经过,但事实证明,现在,“九·一八”残历碑更应成为中国人奋勇反抗精神的代表。

爆破地确认过程

“九·一八”事变爆破地的确认,是在4年前,当时是由本报联合专家实地寻访后做出的结论。

2001年8月29日下午3时,初秋的太阳热力十足,照得铁轨闪闪发亮。本报记者和“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崔俊国等人与专家、见证人一起,从“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旁的羊肠小道走上柳条湖一段的铁路沿线。

寻访队走出大约500米后,大家发现此处的铁轨走向和资料中的那一张照片完全吻合,但是辽宁大学历史系中国现代史研究室的邢安臣教授说,这张照片也是日本人拍摄的假现场之一,真正爆破的地点,应该在当时的北大营附近。的确,寻访队此刻所处的位置,离北大营的西北门还有一段距离。在寻找的过程中,不时有呼啸的火车从身旁飞驰而过,震得大地一阵阵颤动。

继续前行了几百米,寻访队看到了404公里零500米的铁路基准标志,于是又向后量了56米。与民间收藏家詹洪阁提供的“九·一八”事变爆破地点实地照片上的铁轨方向一致,并经“九·一八”事变见证人认定,大家异口同声地喊起来:“就是这里了!‘九·一八’事变真正的爆破地终于被证实了!”寻访队立即行动起来,拍照片,做标记,记数据……

自那隆隆炮声侵我国土以来,足足70年了,人们终于可以站在此地感受、回忆历史瞬间,可以告诉子孙后代:日本侵华的“九·一八”事变就是从这里打起来的。

收藏版

“九·一八”残历碑

“九·一八”残历碑是1991年于日军当年制造柳条湖事件进而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发生地附近建立的。残历碑风格独特、气势雄浑,是鲁迅美术学院雕塑专家贺中令教授设计的。残历碑外形呈一个残损的台历状,高18米,宽30米,厚11米,由钢筋构架、花岗岩砌垒而成,建筑面积550平方米。台历掀开的日期,正是日本帝国主义在沈阳制造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那个悲惨的时刻:1931 9月小 18 星期五 农历辛未年 八月小 初七 十三秋分。这个屈辱惨痛的时刻,铭刻在台历的右页,其下端,是由一个个弹洞构成的累累白骨的形象;台历的左页,镌刻着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文字:夜十时许,日军自爆南满铁路柳条湖段,反诬中国军队所为,遂攻占北大营。我东北军将士在不抵抗命令下忍痛撤退。国难降临,人民奋起抗争。(原文中无标点)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