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誰的傘下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8
文章
39
评论
2006年8月13日17:35:00 评论 196 980字阅读3分16秒

央視國際 2003年06月25日 15:03

  作者 李鋼

  某個雷雨之夜我趕路回家,沒帶雨具,前面幾步遠的距離,一位姑娘持傘而行,那傘宛若一朵無雨的雲。

  雷雨交加,街上行人稀少,那姑娘不時地回頭望我,目光帶著疑惑甚至驚恐,很顯然,我的存在使她有後顧之憂。這雖讓人心寒,但也不能怪她,因此情此景也太像一些雖不高明卻足以令人緊張的小說情節了:深夜,一條漢子尾隨一個年輕的女郎,在雨中。

  君子坦蕩蕩,為了她的安寧,我加速走到她前面去。我只擔心在經過她身邊時,她別嚇得尖叫起來。電閃雷鳴之際再加上女人的尖叫聲,會搞得這城市神經錯亂的。

  我把背影留給她,這樣便顯得更純潔些。我哼著小調,步伐堅定從容,並竭力裝出好人的樣子——大概世界上再沒有比好人假裝好人更加狼狽的事了。

  雨至滂沱,我已渾身濕透,忽然發現她竟跟了上來,走在我身邊,事情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她有意無意地向我靠攏,慢慢地又將傘舉到了我的頭頂。雨被截住了,拍著傘。

  我給了她安全感,她給我信任和幫助,轉眼之間,我們成為一柄傘下的同路人。在城市,這是很動人的一刻。人與人的心靈原是可以相通的,憑藉著雨夜,傘是小小的道具。

  起初我挺拘謹,東張西望,有做壞事的心情,見四週一片茫茫,也就釋然了。我接過傘來舉著,路過自己的住所也未離開,像個真正的保鏢一樣,把她護送到家門口。她要我帶走傘,我謝絕了,爾後我們像朋友似地道別。

  故事本可以到此為止,然而時隔數日,我在街頭再次遇見那姑娘,互相一愣,猶豫了一瞬,又像陌生人一般擦肩而過,連招呼也未打。這是白天,沒有雨,街上人涌如潮。

  這個破壞性的結果無疑令人失望。我為此假設過多種結果,反過來看看,唯有它真實得不可動搖。因為它絕對符合現代城市的性格。

  在日趨冷漠的城市裏,人們習慣了隔膜與生疏,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挨得很近也無法連成陸地,孤獨感使人對溝通和交流產生抗體,再沒有什麼比陌生更讓人熟悉。想一想,人真可算作一種自相矛盾的生物。人類創造出現代文明來掩埋自身的情感,同時,又渴望著人性能夠破土抽芽。城市實在是司芬克斯一般的怪物,人建造了它,住在裏面,它卻把人變成難以解開的謎。

  今夜又是雨夜,亂雨敲窗,不知此刻路上的行人,誰在誰的傘下?

http://202.108.249.200/program/dssgsw/20030625/100694.shtml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06年8月13日17:35:00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