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女生写网络日记 自称为妓女 引起热议(图)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4
评论
2006年9月27日14:44:00 1 85 3371字阅读11分14秒

2006年09月27日 08:36:31  来源:南方都市报
女大学生、性,这是两个合在一起就必定火爆眼球的关键词。

这是一个刚满20岁的女孩,却有着难以计数的性伴侣,两次怀孕经历,和不时为之的性交易体验。她将自己的经历写成日记发在网上,引起极大的争议热潮。

出于偶然机缘,我们进入了湖南湘潭大三女生晓姗的生活世界。日记里她骄傲地感受自己宛若强大和自由,“我虽然不漂亮,也没身材,但至今还没有一个男孩甩过我,只有我甩别人。我好多同学都说我天生是当情人的命。”但有些时候,她却“发觉自己其实很可怜,也很脆弱--原来我什么都玩不起,什么都输不起。”

如此自相矛盾的心态,南辕北辙的生活里,她曾经走过怎样的成长道路?

今年1月6日,在去见正在网吧里玩游戏的现任男朋友--肚里胎儿的父亲--之前,晓姗和记者约在市中心一家超市门口见面。

“后来想了想,跟你说说我的故事也无妨,”晓姗说,“反正要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以后的路再想办法。”

这是她考虑三天后的结果。晓姗是湖南湘潭某大学外语系大三学生,她跟现任男朋友住在一起,“上完课就回家,回到家做好饭等他下班。”

在此之前,最多的时候,大三女生晓姗同时跟六个男人交往。星期一到星期六,和学校的课程表一样,她的恋爱表排得满满。到了星期天,则全凭兴趣和喜恶选择跟哪个男友共度周末。除此之外,她也在酒吧里跟许多不相识的男人发生一夜情。

“你可以说我是妓女,有时候我也会从他们身上弄点钱,但如果我不喜欢你,你拿再多的钱都懒得理你。”

2005年8月26日,晓姗将自己的情史写成日记,陆续在百度贴吧以及其他网站贴出,在日记中,她称自己为“妓女”,引发一片争论的热潮。

在橘黄的路灯下,这个1985年8月出生的女孩伸手拢了拢被风卷起的头发。灯光透过树阴,洒在她黄色斑点的毛衣上,这一身宽松的袍子,仍掩盖不了微微隆起的小腹--已经怀孕3个多月了。

“现在重要的是弄到一笔钱,我需要钱,我不能留下这孩子。”

这是晓姗在2005年内第二次怀孕。3个月前,她刚打掉第一个胎儿。

木鱼的初恋

那一夜后,我不再是女孩;那一夜后,我不再相信爱情;那一夜后,我堕落于黑暗;那一夜后,我成了木鱼。

--摘自晓姗的网络日记

在晓姗大学生涯前一半,甚至更远一段时间里,同学阿振眼中的她,“学习不行,但做人没话说;相貌平平,但绝对够交情。”

“几乎没有闹过任何绯闻,她不是一块读书的料,又没长相,加上进这所大学念书还是花钱买来的名额,所以比较自卑,不会去追男孩子,也没有男孩子追她。”

然而,晓姗的一句话足以使阿振目瞪口呆。去年9月,在阿振的生日宴席上,已经是湘潭某大学外语系大三学生的晓姗告诉他,她现在在外面接客,是个妓女。

“我以为她开玩笑。”阿振与晓姗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学,现在又在同一个城市读大学,但好友给“顾客”发的短信使他无法不相信那是真的。“从没有想过她会变成这样。”

晓姗也对自己的变化感到突然。2003年6月,晓姗高考考了409分,在湖南,这样的成绩几乎连一般专科院校都进不去。到这所学校读书完全是通过母亲一个朋友的关系,还花了几万块钱。

但晓姗一开始就不喜欢自己的学校。学校位于湘潭市新城区中心地带,四周被马路裹挟,教学楼与路边距离不超过10米,摊贩林立,显得十分嘈杂。行走在马路上,从1米多高的黑色铁栅栏里可以看到学生在教室里上课。

1月7日,采访前,晓姗提议让记者感受一下校园气氛。用半小时时间在大学校园里走一圈,不论是石子路、篮球场、僻静的小山坡,热闹的宿舍门口,又或是肃静的图书馆以及人来人往的教室,到处都是相互拥抱的恋人。

“对于年轻人来说,大学是谈情说爱的避风港,是催生爱情的温床。”晓姗说。

进入大学后,身边的人陆续开始谈恋爱。寝室里5个女孩子,一年后只剩下晓姗一个人还单身。

晓姗对床的女孩怀孕了。“一寝室女孩都被惊吓得打转。”去医院打胎时,女孩子的男朋友却躲在寝室不肯出来。晓姗冲进男生宿舍破口大骂, “自己做的好事,陪她去趟医院也是应该的吧?”

“关你什么事,又关我什么事?”男孩子躺在床上奚落她。

这件事改变了晓姗对爱情的认知,“当时我在想,什么是爱情,不过是玩玩而已,天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很快,在一次聚会上,老同学介绍了一个男孩徐给她认识。“很帅,是个在校研究生,家境也不错,但是人在武汉,只有QQ……”

一个寂寞的周末,晓姗上网聊天时,突然想起了那个QQ。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徐的嘴巴特甜,很会说讨女孩子喜欢的话。“从未经历过爱情的晓姗堆砌的防线很快就被攻破。

端午节时,徐到湘潭来看她,见面后第一个晚上,两人发生了关系。

一个星期后,徐离开湘潭。不久,晓姗发现自己怀孕了。徐在电话里听到消息时,有点不知所措,他说现在很忙,要考试了,先等一等,暑假再说。

“我当时毫无办法,但又不敢跟寝室里的人讲。”无奈之中,晓姗暑假回家,骗家里说要去张家界旅游,向家里要了1000块钱,回到湘潭把孩子打掉。

手术很顺利,徐却将剩余的200多块钱买了薯片和一大堆零食,这刺伤了她。开学后,晓姗留下了一封长长的绝交信。

开始沉迷酒吧

从此,为了玩弄男人,为了“夺回”某些东西,我走进了霓灯闪烁的酒吧。

我幽灵般穿梭在各个酒吧。杯中的红酒犹如处女的鲜血萦绕我的舌根。我也一度幻想过,想像自己身穿白色婚纱踏上红地毯,清香的花瓣飘飘洒洒……但现实对我来说,竟如此吝啬。

只因我是一名妓女,一个被爱情和世道所抛弃仍坚强生存的妓女!

--摘自晓姗的《网络日记》

暑假一过,晓姗的形象也“有了180度大转变”,在同学面前,突兀地性感起来。她花了200多块钱去美容店做头发,穿超短裙,低胸衣服。

“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自信,同一个人,大家以前叫我恐龙,现在都叫我美女。”晓姗说。

新学期的课表排了专业课,这是一个关键的学年。经过了堕胎事件后,晓姗突然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一下子空虚起来,好像什么也抓不住。”

校园的沉闷和外界的喧闹相比。晓姗很快适应了后者。在湘潭不太发达的市区,娱乐业却异常火爆。以湘潭一大桥为中心,酒吧、KTV以及各种休闲场所不下20家。

湘潭市雨湖区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介绍说,从历次打击色情娱乐场所活动来看,年轻人以及学生的比例在逐渐上升。

“我第一次去酒吧是一个人去的,“晓姗证实了这种说法,“确实有很多学生,特别是双休日,有的甚至白天上课,晚上到酒吧上班。”

晓姗也很快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但与那些职业坐台女相比,晓姗认为自己还是有所区别,“从某种形式上来讲,你可以说我是妓女,但我又和妓女不同。她们以金钱为目的,我不仅仅是为了金钱,有时我乐意,看着顺眼,我就会随便跟你上床,不拿一分钱。”

“我开始玩爱情游戏,频繁结交各种男朋友,尝试一夜情。20个?30个?我记不得了。”晓姗说。

这时候,晓姗的恋爱纪录达到了顶峰--同时和6个男人交往。“反正我懒得去上课,星期一到星期六,每个人陪一天,星期天则自由选择。”

在同学面前,晓姗从来不隐讳自己的恋情。班上有25个学生,晓姗说,“除了5个女生没找男朋友,其他的全都有了。”

“她们挺羡慕我的,我活得这么潇洒,想学我,怎么学都不会。我虽然不漂亮,也没身材,但至今还没有一个男孩甩过我,只有我甩别人。我好多同学都说我天生是当情人的命。“”

晓姗的“光荣情史”在同学中间形成了界限分明的两派。一部分同学认为,“这样自甘堕落,作风败坏的学生,学校应该开除以示惩戒。” 很多同学被她的转变所惊吓,有一次,同学小米在街上碰到晓姗时,差点都不认不出来,“她突然蹦出这种模样,一时很难适应,我还是喜欢以前的晓姗。”

但老师对此一无所知,除了一位姓李的教导员找过晓姗谈话,包括班主任在内的老师似乎都已经遗忘了她。“谈话内容是关于经常旷课的事,之后写了一个检讨了事。”

另一边,以同宿舍女生为代表的赞同派则由拥护发展到模仿地步,晓姗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她们。

“她们宿舍有一个女孩屡屡被男朋友甩,对晓姗很是羡慕,经常有意无意的套问晓姗经验。”阿振说。

现在,这名女生已经在外面接客。这也是晓姗宿舍公开的秘密。

记者试图找到这名女生,但两天前,隔壁寝室有同学看到,她和一个男人把宿舍里的东西全部搬走了,估计考试都不会来了。

——————————————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school/2006-09/27/content_5142264.htm

 

继续阅读
历史上的今天
九月
27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夕阳鸿 夕阳鸿 7

      大学啊!
      变相的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