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依然在雨中

龙哥
1123
文章
33
评论
2009年11月13日06:43:59 评论 93 729字阅读2分25秒

独自撑着雨伞走在淅淅沥沥的街,伞外面的世界和我一样匆匆忙忙。
似乎已经没有雨巷油纸伞里的凄美,或者说更甚,在今天的这座城市里,是套用不上那悠长雨巷的意境的。想起了李纲的《你在谁的伞下》,当然,完全复制不了作者当时的场景,包括他遇到的那位陌生的女郎,还有那场很大的雷雨。雷同的倒是笔者最后的感叹:“这个破坏性的结果无疑令人失望。我为此假设过多种结果。反过来看看,惟有它真实地不可动摇。因为它绝对符合现代城市的性格。 在日趋冷漠的城市里,人们习惯了隔膜与生疏,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挨得很近也无法连成陆地。孤独感使人对沟通和交流产生抗体,在也没有什么比陌生更人人熟悉。今夜又是雨夜,乱雨敲窗。不知此刻路上的行人,谁又在谁的伞下。”,也想起了自己曾经写下的:“白的,黑的/花的,彩的/伞与伞握手/人却比人孤独//风雨中只身的背影/撑着一空被囚禁的干燥/在艰难地前行/而后退了整个世界”。
        没有嗒嗒马蹄声般的雨滴,只有泣泣如烟的丝意,虽然如此,但是我已经不敢如少年时代那样奔于雨中,让雨水淋漓全身,在大地悲欢离合的雨泪中高歌一曲,一直在雨中行走等待天空放晴,因为雨后天晴美得会让人忘了刚刚谁曾经哭泣过。现在,我反而得把伞握得更紧,既然追风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那就得撑起这一片伞下的天空,因为伞下雨水没有来临过。
        其实对于雨天在这里是很难得的,但是不知道为何我总是希望又害怕雨天,再加上这几天心里波动异大,于是在雨中又泛起了浓浓的思绪。思绪难静,并非这一天空的雨滴,而是那曾也是雨中的难舍难分。
        如果有一天,天空没有了雨,是否能听闻到你的哭泣;如果有一天,没有了海的声音,是否能聆听你呼我别名的惬意;如果有一天,当我收起手中的雨伞,是否能重新归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