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荷

龙哥
1130
文章
39
评论
2009年6月28日16:12:25 评论 172 1024字阅读3分24秒

赏荷
我喜欢兰花的清香,但是她太幽静寡欢;我喜欢玫瑰的鲜艳,但是她太妖媚不安;我喜欢凤凰花的族族花海之势,但是只能远观不能近临;所以倒是喜欢上了后来遇上的荷花,不是先人推荐,而是如先人们所描,因为她,有香、有色、能近观。
    荷花打小就没有看到过,真正近距离看到荷花的算是在福州念书时和博澜人一起逛福州森林公园看到的,后来到了厦门,慕着南普陀的荷花去看了几次。
    说起赏荷,先得说说对荷花的印象,先是宋朝周敦颐的《爱莲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后是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 又如天里的星星。如果说爱莲说里的荷花是一种视觉上的感悟,那么荷塘月色里的荷花则是一种视觉上的意境,两者组合,荷花确实应该是让人看而不厌的。
    这次应该是第三次到普陀是赏荷了,拿着相机绕着池塘观赏,看着半边池塘铺天盖地的荷叶,竟然不知道如何去抓拍那些或撑出了荷叶的荷花还是那些依然羞涩地躲在荷叶下面娇娇欲放的荷包。一大半池塘被绿油油的荷叶遮盖着,如果是从上空往下看,一定看不见什么缝隙,还好我是侧面地观赏,要不怎么能瞧见那些躲在荷叶下面的风景呢?而此时我却想了开去——这些一撑撑的荷叶如伞,遮罩着那些欲露还羞的花蕾,就像撑着一把把油纸伞的姑娘,在人海之中独自徘徊。一朵花也是风景,一丛花更是风景,人亦如此,但是绝不是寂寞遇见孤独,而是知音姗姗来迟,于是演绎了一场徐志摩笔下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今日暑夏,虽然无凉风,但是静观你的姿态,足以陶醉在虚拟的凉风之中。
    夏雨荷,这个名字是琼瑶小说里的人物,但是意境十足,也让我常常挂于口。如果今天不只是池塘里的荷花“撑伞”,当我就这样一个人在雨中站在扶栏边一起撑伞,那么该是什么样的景色呢?其实荷花应该是属于雨中之物,因为在雨中她的姿色最娇羞、最迷人,晶莹的雨水从她的脸上滑过,落于好像做好了准备的荷叶上面,再在遥遥欲醉似的稍微晃了晃下利落地落入水中,这一动作很慢又很短暂,但是却很美,美的事物,任何一个无意间的动作都是最佳镜头。
    荷塘太小,没有当年误入藕花深处的李清照,也寻不着惊起的一滩鸥鹭,只有落了花瓣成莲的荷花,低着头好像在默默地祈祷,就像一位走过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在普陀是的钟声里祈祷。
    不算是满载而归,可能是来之前的原因,但是幸好荷花足以诱人,让我在纷扰的夏日里找回一次安静的旅程。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09年6月28日16:12:25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