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坟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4
评论
2008年2月11日11:34:42 评论 82 543字阅读1分48秒

十四年了,那一年,那经过暴雨洗礼的山头悲痛地新添了一座用红土隆起的坟墓,土红如血,茶油树的叶子绿得发阴,墓后那棵前辈们留守下来的板栗树也显得异常地忐忑。那一天,满山洒满了零碎的纸钱。人渐渐地散去,在熟悉里回头看着那一冢陌生。
    多少年了,每次年末回老家带年肉过年的时候,总是一个人拿着母亲专门给我买用来割牛草的镰刀和纸钱来到又隔了一年的山头。默默地站在坟前,深深地望着还没有块大墓碑的坟墓,重复心痛地许下一个承诺。
    坟上被雪霜枯了的杂草丛生,上年被风雨褪色了的纸钱腐杂在丛中,我知道,他们已经带着我的思念渗入土里渗入地里那还没有瞑目里灵魂。您啊,我们该如何才可以瞑目呢?
    挥动着手里那把老旧的镰刀,痛割着枯草,坟前墓后地把披了一年的杂草割除去,只想也只能这样让您来春能穿上新的绿装。
    跪着,双膝依然是那么的沉痛,纸钱袅袅的白烟渐散于寒风之中,手里却在抖动的那一炷香,在默拜里也颤如泣,哽咽得用灰烬来落泪。
    站在您的身前,转身望着村寨,也对着不远处的家宅,广如天地,山如叠嶂,白头不老,那弯曲的溪流依然流淌,消无声息地流向远方。

又要别了,因为我背负着你们的希望。如果,如果来年身在他乡,那我会在梦里再给您把新装披上。无论我栖身何处,我的思念会永远萦绕在这一寂寥的山岗。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