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瓣公章”是喜?是忧?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5
评论
2007年12月18日10:18:29 评论 125 1692字阅读5分38秒

近日,网络上的“最牛”系列又添新宠。贵州省锦屏县平秋镇圭叶村的“五瓣梨木”财务章经媒体报道后,尽管己是一年前的事,但人们还是如同才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不已。这个与历史上的“虎符”有些异曲同工之妙的“五合章”,被网民激动地套上了“史上最牛公章”、“中国最牛的农民制造全球最牛的公章”等等桂冠。
      对于“五瓣公章”,公众有赞扬,也有建议和批评。新华网、人民网、新浪、网易等网络上掀起了热潮,媒体纷纷转载,新华网还开辟了专题讨论。
    这枚刻有“平秋镇圭叶村民主理财小组审核”字样的印章,被分为五瓣,分别由四名村民代表和一名党支部委员保管,村里的开销须经他们中至少三人同意后,才可将其合并起来盖章,盖了章的发票才可入账报销。这种让人叹为观止的财政民主形态,直接把民主指向了权力的分立与制衡。
     在我国历史上也曾经有过的调动军队的“虎符”,用铜铸成虎形,分两半,右半存朝廷,左半给统兵将领。调动军队时需统帅与将领两半符相合方可,此举目的在于防止个人独断专行,擅自调动军队。
     但为什么在21世纪的今天,“五合章”恰似“出土文物”呈现在人们面前,又回归这最老土的办法,被人称为是“真正有效、看得见摸得着的基层民主;是解决困扰全国近70万行政村村务公开问题的一把钥匙”,获得众人的赞赏。这恰恰说明了目前缺乏足够的权力分立与制衡机制。专制的力量还很强大,民主的土壤还很软弱,领导者还失信于民。
     这史上最牛的公章,看来是个无奈的“牛招”。
    “五瓣公章”是在每年经费只有五千元的圭叶村,可能很微妙地维持了平衡.但如果经费再多一点、村里人数再多一点,那“公章”是不是要随时待命被分成“十瓣”?“二十瓣”?到那时岂不是一种悲哀?
      在人们赞颂“五瓣公章”的同时,不免有些担忧,不知这“五瓣公章”能走多远?当初人们是为了屡屡出现账目混乱甚至腐败,证明把希望寄托在两三个人身上不可靠,如今又能如何保证寄托在五六个人身上就可靠了呢?
     21世纪的腐败现象早己不是腐败分子单枪匹马式的个人行为,也不是腐败分子顺手牵羊的偶尔为之,而是朝着群体化、职能化的方向发展,腐败分子由于共同的利益追求和利害关系,己形成了一个腐败协作网。
     尽管党中央三令五申地重审反腐斗争的重要性、尽管不断地有腐败高官落马,但“前腐后继”的腐败新秀仍然不断地浮出水面。而且腐败新秀的手段,己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有腐败分子的地方必然是窝案,而一把手往往是罪魁祸首。
     问题不是出在“公章”,而是出在“公章”掌在谁的手中。表面上有“红头文件”、“规章制度”、“会计帐”,但背后有“酌情处理”、“潜规则”“帐外帐”。。。。。。这些幕后的暗箱操作,老百姓又能知多少?
      村民看到五章合一了,就认为这是看得见的民主,但如果这支干部队伍,不是任人唯贤,而且是任人唯亲,那串通一气,合伙贪污岂不成了名正言顺了?一把手,他虽然只掌有五分之一的公章,但其余四人的命运掌在他手上,他管不了章,他可管掌章的人。如果其中有人持反对意见,那这枚公章很快就会易主。遇到这种情况,村民们看到的不是民主,仅仅是一枚五合一的章而己。
      村主任谭洪康有句话很值得深思,按照他最朴素的逻辑“民主就是为了实现大家的意图”制造“五合章”的初衷,也就是为了“实现大家的愿望”但如果这是一支诚信于民、过得硬的高素质的干部队伍,那根本没有必要将公章一分为五,如果是失信于民的干部队伍,那既使把公章分成十瓣、二十瓣又能为大家实现什么愿望呢?
     “五合章”式的民主,是“看得见”的民主。但是,只能是最低层级的民主。我们最需要的民主,应当是所有人都能行使权利,并且有制度进行保障的民主。民主不需要创新,民主需要的是实跷。
     “五瓣公章”只是个表面上的民主,关健是要限制、约束权力把它限制在其必要的界限内,失控的权力是对社会最大的祸害.该关注的不是把"章"分成几瓣,而是应整顿干部队伍,提高那些掌章人的素质.但是,监督、约束、限止权力,这些岂是老百姓能所为的?
     “五瓣公章”是喜?是忧?我也说不清,但它能走多远?忧多于喜。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