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4
评论
2007年10月20日17:04:00 评论 75 797字阅读2分39秒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
(一直以来都只是喜欢这句话,今天,借助一踏的情绪里把自己的一点感觉写出来)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
绿水无忧,青山不老,在万重山脉之间,或急湍或舒缓的一条绿水绕过。只有鸟语花香,绿树丛林,偶尔一声划着竹排的歌声。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在远离了喧嚣的高处,只有飞鸟盘旋和轻云白雾飘渺,而雪的来临是最美丽和纯然。在雪里温暖,在雪里融化,在雪里感吸大地里四季之精华。
自从绿水遇上了风,注定了绿水只能用涟漪来读解风的短暂的停留,注定了绿水为风流浪的一生,于是水儿不再静淌,不再闲逸,不再无忧,有了忧愁,有了牵挂,有了一个千年流畅不息的等待。等待是漫长的,河水的浪迹已经把岸边的岩石雕刻成岁月的流程,单单坚石上那道光滑的缺口,就需要绿水多少个shiji煎熬呢?
自从青山遇上了雪,等待的脚步便在绿水的脸上覆履,在四季的轮回之中为雪守候,守候那份洁白,那份迷恋,那份雪花融落在额上的轻吻感觉。秋去冬来霜多恨,笑拥飘雪白了头。青山选择了雪花而拥,选择了白雪而抱,霜有几多愁呢?或许也只能在青山为雪老里才能领会到痛苦之深了。
当风轻拂而去,绿水该如何挽留?用波纹轻拉风的衣袖?还是用柳枝条缠绕风的肩头?但是风是属于空气的,只能在触碰里感觉到他的存在,只能在虚幻里构造他的肩膀,也只能在绿水憔悴的脸庞上去惋惜风离去的背影。所以绿水在等待,在用礁石计时,用涛声倾诉,用长水追寻。
当雪春融而去,绿了青山瘦了山头。泪流了,在青山的腮边流淌,是青山在伤心的哭泣,是白雪在青山额上留下一记含泪的吻呢。已经记不清楚这是几次的相约,就像银河里的鹊桥在月圆之夜的搭起和消散般无奈和痛苦。但在这一记眼泪里,约定继续,等待仍然,因为青山说过,只为雪白头。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无忧,青山不老,风皱面,雪白头,在纷纷扬扬的大千世界里,只要有绿水青山的等待,轻风白雪的誓盟,就算千年、万年又何妨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