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清水江

龙哥
龙哥
龙哥
1123
文章
35
评论
2012年12月15日10:42:39 评论 122 913字阅读3分2秒

我沿着清水江而上,两边连绵不绝的青山依然是那么的翠绿,远处半山深处冒出的青烟让我如旧地想起那些年桃花深处里那些河畔的村子,只是如今一切荡然无存。

眼前久违的清水江是那么的孤独和荒凉,如果没有两岸熟悉的青山,叫我也如何相信不了这就是曾经哺育了我、相伴了我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清水江。

如今被上游截流而干涸的河床无奈地用她最真实的脸庞相见我这个千里之外迢迢回来的孩子,河床里的石块零零散散的如同母亲脸上被岁月深深烙印下的皱纹,看着被淘沙船采挖得面目全非的清水江,我却黯然泪下了。当年来来往往的机船消失了,如徐志摩诗歌里撑一支长篙向更深处慢溯的一叶扁舟消失了,把船头载着两只鱼鹰唱着渔歌的渔民消失了,那划着用十八杉编成的片片木排顺流而下的伐农消失了,我已经不敢再往下回忆,因为那曾经是一幅大自然留给我们的画,没有半点的刻意点缀,天、地和人是那么的顺然谐和。

上游一点蓄满了水的水库已经吞噬整条清水江,以前苗条的河流如今臃肿得让我难以接受,河滩上造型各型各异的礁石现已经沉入库底,他们就如此将和淤泥相伴沉睡千年万年。河畔以前炊烟袅袅的村庄和崎岖坑洼的马路也已经不复存在,村里祖祖辈辈留守的大树已经被拦腰淹没,有的已经枯萎,有的奄奄一息。我很难想象出这些村子的移民的心情,他们就如同《再说长江》纪录片里为了三峡工程而背井离乡移居安徽长丰县的大溪村村民一样伟大,他们告别祖坟,告别即将被淹没的家乡,告别祖先用青石板搭筑的码头,告别世世代代相依为命的清水江河水,告别日日夜夜里奔流不息的涛声,此时面对一片水汪汪的水库,我也不知他们如今居于何处,我比水面上漂浮的水葫芦还要沉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不是我不想轻舟而上,而是不想在陌生的清水江里对比熟悉的画卷,我只能坐在车子里沿着河边新修的公路徐徐前行。行在这舒坦的公路上,倒让我留恋起了那条已沉入库底、坑坑洼洼的马路来了,但仅仅是刹那间的留恋,因为路边迎面而过的行人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

思念是一叶荡之不落的小舟,我满载思念向着那不远处的山坳前行。但此时我的心情却更加沉重起来了,因为在那别了五年的大山深处,曾经载着我的梦想从村寨流出一路向东注入清水江的小溪,是否依然清澈见底呢?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