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分类 ‘‘文学转载’’ 的文章

谁是最可爱的人

2021年10月3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1 条评论 » | 阅读:741次
谁是最可爱的人 魏巍 谁是最可爱的人 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呢?我们的战士,我

现代版《孔乙己》老包

2018年12月23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632次
鲁镇的酒店格局,和别处不同: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放着硕大的啤酒桶,桶上装有水龙头,可以随时倒啤酒。   做工的人,晌午傍晚散了工,三三俩俩地聚一桌,每每花上百来块,一条鱼,一盘肉,再加上几碟小菜,热热地吃了休息。   倘若肯花上五块钱,买一大碗酒,就着饭菜喝下去,打个饱嗝,空气中都有麦芽的香味,甭提有多满足。   现在的小工一天两

吕蒙《命运赋》

2018年7月29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1 条评论 » | 阅读:976次
吕蒙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直接从平民出身的宰相,他读书中状元,三次登上相位,封许国公,授太子太师。吕蒙正宽厚正直,对上遇礼敢言,对下则宽容有雅度。他有一篇流传了上千年的《命运赋》。 这是吕蒙正当太子的老师时所写,这文章感动了狂傲的太子(后来的宋真宗皇帝),使之

牛郎织女的故事

2015年8月21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1,176次
传说天上有个织女星,还有一个牵牛星。织女和牵牛情投意合,心心相印。可是,天条律令是不允许男欢女爱、私自相恋的。织女是王母的女儿,王母便将牵牛贬下凡尘了,令织女不停地织云锦以作惩罚。 织女的工作,便是用了一种神奇的丝在织布机上织出层层叠叠的美丽的云彩,随着时间和季节的不同而变幻它们的颜色,这是“天衣”。自从牵牛被贬之后,织女常常以泪洗面,愁眉不展地思念牵牛

知春

2014年5月25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1,259次
作者 陈所巨   央视国际 (2003年05月28日 10:07)   在溪边,偶然地发现几粒细碎的小白花,那便是春之信号罢。   流水依然无声地冷,悄然流去,不理不睬岸边的一切,怪道人说“流水无情”哩。冬天里的风,却有了这细细碎碎微不足道的春天的花。“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那词人在久远的宋朝,就已曾看见溪边这白花了。百千年过去,荠菜花仍是野地里的报春

林徽因的三十九段美文

2013年9月9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643次
1、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2、都说世相迷离,我们常常在如烟世海中丢失了自己,而凡尘缭绕的烟火又总是呛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过尽,回首

夜,未央

2013年7月1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4 条评论 » | 阅读:859次
辗转。 在波澜与平静之间,时间再次宣告了它的胜利。 炎热的气息,年复一年,依稀记得去年此时同样无法透气的深夜。或者有人提醒,该睡了,或是陪伴。凌晨三点的记忆,有时候只有一次能够刻骨铭心。 受了空调毒害,几乎感冒,仍旧是厚重的棉被裹肚,露出手脚,只从电扇微弱的风中感受一滴深入毛孔的清爽。起身推开窗,却忍不住想要拥抱自己,原来夏夜的静默竟如此寒凉,凉薄如人心

青春

2012年1月20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2 条评论 » | 阅读:647次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麽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後的群岚 (更多…)

风雪满天,独客寻诗

2011年5月17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没有评论 » | 阅读:607次
?制片人:高立民 ??? 在海拔5596的玉龙雪山,我情不自禁的跪下。不仅仅是跪在至尊至美的十三座大雪山面前,更是跪在人类共有的遗产面前。满头飞絮片时狂,顿减十年尘土貌。冰雪之心即天地之心。面对这亘古的雪山,你不由的不跪下,不由得不被震撼、被感动、被净化,被再次唤起对于自然的无限敬仰和热爱。 (更多…)

残荷

2011年2月25日 | 分类:文学转载 | 3 条评论 » | 阅读:858次
央视国际 2003年06月05日 17:55   作者 陈所巨   再去那荷田,就只剩下一旋儿叹息了。花开过,莲蓬采过,那些遮天蔽日的青荷,也大都折戟沉沙,栽到泥水中了。只有几茎残荷在秋风中坚守,不胜褴褛。人说,荷老了,真的老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来?   我也弄不清,怎么就把这一年一度的荷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