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的博客网站旅程

时间:2007-11-21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78/14728 次

该页面已经同步更新到龙哥独立历程页面:About.blog本人网页+博客旅程:1、大一时受到同宿舍的舍友影响,开始接触网页制作(主要是frontpage),在国外申请到一100M的免费空间,建立静态html网页,内容全部关于徐志摩的,结果被高中同学说不知道是我的网页还是徐志摩的网页。。。。。...

奥运国韵

时间:2008-08-08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0/1334 次

坐在电视机旁,看着电视荧屏闪烁。心里很激动,在有点遗憾里倍感激动,一个中华民族的骄傲,一个伟大的民族的骄傲,一个祖国文化飞向世界的骄傲。今夜,世界和我们一起无眠,世界一同和北京不夜。通过奥运,把中国文化宣扬向了世界各处,把中国文化展现在了世界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实在是让人兴奋。没有什么活动比奥运更盛典的了,没有什么比奥运更能聚集更多目光的了,在这...

福娃

时间:2008-08-03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0/1547 次

有一天晚上,美国的一个大城市突然全部停电,整个城市似乎安静地度过了一个没有灯光的夜晚。这件事原本结束,但是十个月后的几天,全市的医院里爆满了来生育的妇女,让医院有点措手不及,出现这样的现象,所有的医生都不得其解。后来按时间倒推,才知道罪魁祸首是十个月前的那次停电。故事说到这里,我们的老师停下来不说了,看着我们,我们也看着老师,都希望他能把故事圆满。后来他又大...

时间:2008-08-01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0/1160 次

妾匍枕膝上,双手拥汝身,愣看腮边耳,欲把颤唇临。百虑患心头,万绪难解分,侧身惺坐起,梦语去安休。空堂只身静,杂念乱幽幽,但把片语录,愿伊不念留。...

清江思绪

时间:2008-07-30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0/1275 次

好久没有翻起相夹,从书箱底部掏起打开,才发现里面的相片又增添了几分黄色的老旧,是因为少了我经常触碰的手的抚摸?还是被岁月如我这段时间的遗忘一般的搁落呢?许多的留影都是清江河畔的记忆,那一清江水的足迹,总是在南国的深夜里常常地在心里浮现。年幼的岁月里,少年的痴狂在江边挥洒和跌荡,除了满心壮志,还又一颗如清江河一样细腻的心思,于是夕阳的河畔里,多了一弄...

纷纷扰扰

时间:2008-07-21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1/1288 次

坐在车里,听着同事的男朋友一直在问我是否还有机会,心里也不知道如何去回答。上周在KTV里听着同事唱着梁静茹的歌曲,再加上她特别的声音,似乎她在哭着唱的一样,一种伤感的氛围笼罩着整个包厢。还记得那晚回来后,虚拟地写了没有格式的小词《夜廖》,以表同情之情。无论是什么原因,一对已经生活了四五年的情侣,怎么只能这样说分就分呢...

接触不同年龄段的人(一)

时间:2008-07-17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1/1474 次

接触不同年龄段的人,能了解或者体会到一些自己该年龄段所不能及的事情,可以引以为鉴,拓展自己思考问题的范畴,但是前提是自己要本着一颗尊重、自爱和真诚的心!本人有一网友是黑龙江省哈尔滨人,她就给了我很大的感悟。还记得当初,她是通过阅读了本人在博客里发表的一篇文章《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而开始认识的。开始以为她应该是一位和我年龄相当的女孩,...

为何漂亮的老婆一半是别人的?

时间:2008-07-01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0/1317 次

在广州回来的车上,当我们问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的时候,一位女同事截然地说是男孩好,她的理由是:女孩小时候是比较好带,但是到了十二十三岁后就麻烦了,作为父母的会很操心,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回来的旅途中我思考了很久,很久。大学里的一位朋友在电话里和我说她有一位现在已经结婚了的朋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认识了一位厦门就读高中的女生,他每次来厦门出差的时候总是...

广州之行

时间:2008-06-30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0/1457 次

又再次来到了五山站,面貌还是那样,唯一感觉变化的就是农大的校门新建了。粤语,如果是单单听一个人说我觉得是很好听的,但是我进入满是粤语的人群之中时,感觉却变了,让我感到一种陌生,一股烦恼。在广州就是这样的,在这里,你很少听到普通话,连电视台新闻和广告都是粤语。有一次我在麦当劳(麦当劳里的服务员全部是粤语)里等一位同事,刚好有一位中年妇女带着刚上幼儿园的女儿坐在...

今夜,会不会有一朵白莲开放?

时间:2008-06-23 | 分类:颩ふ随笔 | 作者:風子 | 评论: 0/1651 次

沿途的灯光,妖娆着这个城市夜晚里特有的夜色,染透了夜空里蒙住了星眼的白云。我的身躯行于街灯之间,在身影被时而拉长时而拉短里聆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前行。驻足,被不远处一曲曾经喜欢如今却被自己遗忘了的歌曲《伤口》所挽留。微微的街灯洒落,瀑于我的身躯而下,燃起一支烟坐在木椅上,静静地听着那熟悉的歌词共振着心头,寻起一些记忆按照词意拼凑着,在心里...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