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分类 ‘‘龙哥日记’’ 的文章

谁是谁的痛?

谁是谁的痛?
或许应该一切随风随梦 或许应该一切如风如梦 或许应该一切来风似梦 或许应该一切的一切一场佳戏弄人 或许,没有或许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对和错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真和假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喜和痛 喜和痛 总在一线之间相互遥远 在遥远 似风总拉不住云的手 似岸总对不上海的吻 似水总挽不了山的腰 似晴总看不懂鸿的泪 于是 有了夜
2006年9月3日 1 条评论 1,076次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呢?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坐公交车的时候心里特别的多绪,看着车外来往的人群和车辆,还有成荫的榕树和高楼,我迷茫了!人生啊,你要让我遇上和错过多少的人呢?这走走停停、跌跌荡荡的旅程,何时才步到我心灵的归宿? 坐在公交车里,看着窗外,起伏地感触着自己此时无意间想起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2006年8月13日 5 条评论 1,358次

再说长江之感

再说长江之感
虽然我说我今晚不再熬夜,但是当我把我下载在电脑里已经半个月的央视[再说长江]看了两期完后,心里却莫名的疙瘩,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或许只是在夜晚里才特有的感触,一种冲动让我在深叹后又打开了QQ。 300年前,先人沿江而上,觅进了长江的深处;300年后,子孙从祖辈的土地上洒泪地沿江而下,以迥然不同于祖先的际遇踏上一
2006年8月13日 没有评论 1,05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