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分类 ‘‘龙哥日记’’ 的文章

那雨

那雨
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喜欢雨了。毛雨,小雨,大雨,暴雨,。。。。。。 应该是福州这鬼地方太少雨了罢。但是我从小就喜欢雨的,那盼雨的感觉,那下雨的感觉,那躲雨的感觉,那淋雨的感觉,那恋雨的感觉,。。。。。。 初中的时候,经常在从山上回家的路上淋上了雨。在雨里和堂弟骑在牛背上大声地用英语从1数到100,再从10
2006年11月14日 1 条评论 790次

《塞外奇侠》之感触

《塞外奇侠》之感触
终于看完了《塞外奇侠》,特别地被最后的场景触动:练霓裳得知卓一行为了兑现当年对练霓裳的承诺而守侯在那朵传说中能使人恢复青春黑发变白六十年才开一次的优昙仙花旁边,默默的等待中成了雪人的时候,她哭了,嚎然大哭。到现在她才知道,她一直还深爱着却又痛恨着的卓一行对于自己是多么的重要。才知道,自己能苦苦支撑到
2006年11月11日 1 条评论 1,530次

今天的兴奋与遗憾

今天的兴奋与遗憾
今天在网上搜索到了一个提供免费asp空间的网站:中国空间:http://chinavweb.com/ 这个网速好好快啊,开始让我高兴疯了! 很早以前都一直想帮我的一个朋友做个博客,因为她现在用的博客是hotmail的。我每次进她的博客的时候都很慢,我要我网外(不是教育网)的同学进去也很慢,有时候还打不开。所以我今天很高兴的去修改了
2006年10月5日 没有评论 777次

能否!

能否!
每每夜晚来临,一个人总喜欢让心思去流浪!回想着寒假回家到物理老师家(我喜欢他偾愤世嫉俗,为世不恭的性格,他是影响我价值观的其中老师之一,当然,我更喜欢别人谣传所谓他的凄美的“爱情故事”。我还记得他把一段爱情的感语写在物理书的背封面,结果让我们全班的人为了偷抄那段“名言”而没有安心
2006年9月10日 没有评论 902次

诗,谁在告别谁

诗,谁在告别谁
有人说,现实利欲原则的滚滚大潮,第一淘汰的对象就是诗人。可是被淘汰的能称得上是诗人吗?诗人本来就是一批漫游者,奔跑者,登山者,他们总试图抵达人迹罕见的心灵高地,他们不断攀缘的是精神的海拔。因此,他们在漫游,在奔跑,在攀缘。可是他们为什么仍然很寂寞呢?有的人成了如波得来尔所说的城市街头的“拾垃圾
2006年9月3日 2 条评论 901次

谁是谁的痛?

谁是谁的痛?
或许应该一切随风随梦/ 或许应该一切如风如梦/ 或许应该一切来风似梦/ 或许应该一切的一切一场佳戏弄人 或许,没有或许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对和错/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真和假/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喜和痛 喜和痛 总在一线之间相互遥远 在遥远 似风总拉不住云的手/ 似岸总对不上海的吻/ 似水总挽不了山的腰/ 似晴总看不懂鸿的泪 于
2006年9月3日 1 条评论 841次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呢?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坐公交车的时候心里特别的多绪,看着车外来往的人群和车辆,还有成荫的榕树和高楼,我迷茫了!人生啊,你要让我遇上和错过多少的人呢?这走走停停、跌跌荡荡的旅程,何时才步到我心灵的归宿? 坐在公交车里,看着窗外,起伏地感触着自己此时无意间想起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2006年8月13日 5 条评论 1,109次

再说长江之感

再说长江之感
虽然我说我今晚不再熬夜,但是当我把我下载在电脑里已经半个月的央视[再说长江]看了两期完后,心里却莫名的疙瘩,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或许只是在夜晚里才特有的感触,一种冲动让我在深叹后又打开了QQ。 300年前,先人沿江而上,觅进了长江的深处;300年后,子孙从祖辈的土地上洒泪地沿江而下,以迥然不同于祖先的际遇踏上一
2006年8月13日 没有评论 85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