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 龙哥疑惑

能否!

每每夜晚来临,一个人总喜欢让心思去流浪!回想着寒假回家到物理老师家(我喜欢他偾愤世嫉俗,为世不恭的性格,他是影响我价值观的其中老师之一,当然,我更喜欢别人谣传所谓他的凄美的“爱情故事&rd...
阅读全文
诗,谁在告别谁 龙哥随笔

诗,谁在告别谁

有人说,现实利欲原则的滚滚大潮,第一淘汰的对象就是诗人。可是被淘汰的能称得上是诗人吗?诗人本来就是一批漫游者,奔跑者,登山者,他们总试图抵达人迹罕见的心灵高地,他们不断攀缘的是精神的海拔。因此,他们在...
阅读全文
谁是谁的痛? 龙哥随笔

谁是谁的痛?

或许应该一切随风随梦/ 或许应该一切如风如梦/ 或许应该一切来风似梦/ 或许应该一切的一切一场佳戏弄人 或许,没有或许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对和错/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真和假/ 就像不知道是谁的喜和痛 喜和...
阅读全文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 龙哥疑惑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

那一季公交车,我如何走过呢?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坐公交车的时候心里特别的多绪,看着车外来往的人群和车辆,还有成荫的榕树和高楼,我迷茫了!人生啊,你要让我遇上和错过多少的人呢?这走走停停、跌跌荡荡的旅程...
阅读全文
再说长江之感 龙哥感触

再说长江之感

虽然我说我今晚不再熬夜,但是当我把我下载在电脑里已经半个月的央视看了两期完后,心里却莫名的疙瘩,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或许只是在夜晚里才特有的感触,一种冲动让我在深叹后又打开了QQ。 300年前,先人沿江...
阅读全文